首页 > 玄幻小说 > 天道方程式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萌芽之心
    “你……过去看看。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雨玲珑低声喃喃道。
    影子闪身来到靶子前,近距离打量这一击的成果——通过共享的意识,她也进一步看到了现场的详情。
    那并不是什么方术造成的特殊效果,而是实实在在的撞击,每个穿孔周围都有灼烧过的痕迹,背面甚至有融化的迹象,仿佛碰撞瞬间落点处的温度被急剧加热,之前看到的一簇簇流火或许便是铁屑被点燃后的尾迹。
    靶子后方便是院墙,她虽看不到墙面的情况,但铁板都挡不住的东西,砖砌墙体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幸好演武场位于山庄边缘,墙外便是深山,倒不用担心流矢伤人的意外。
    “这玩意也太可怕了吧。”影子连连咋舌,“如果把靶子换成人的话,这一下会有什么后果?”
    雨玲珑脑海中完全能想象出影子所说的场面。
    若这是两军交战,恐怕另一边已经出现了一条死亡通道——人们呈一条直线倒下,至于具体是五十人还是一百人,那得看当时的阵型密集程度来定。问题在于这是法器武器,本身不会受到心性属类限制,最终能使用它的方士显然不止一两个。如果有一百把这样的武器同时开火,被集中攻击的那一方只怕当场就要崩溃。
    想要避免如此惨重的伤亡,就必须尽可能分散队伍,让士兵不至于聚集在一块。可军队一旦散开,将官的命令皆无法传递,自身便有瓦解的风险。对手给的压力稍大,这些无人监督的散兵只怕就会四散而逃。
    换而言之,拥有这等武器的金霞城在战斗中将获得极大优势,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也不为过!
    雨玲珑此刻算是知道,对方为何同意自己来演武场参观了。
    这既是力量展示,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止战方法。
    若鹤儿看到了这一景象,又会作何感想?或许棋局立刻就会得出必败的结论吧?
    那样一来,启国与金霞之间不必要的战争,也能消弭于无形了。
    影子回到她身边,默默招出长弓,拿在手中反复打量,眼中有着明显的嫌弃。“喂,我说雨玲珑——”
    “怎么了?”
    “你也去学堂上课吧。”
    “噗——”雨玲珑差点没被口水呛到,“去那里的都是些八九岁的孩子,你让我跟他们一起读书?我可是镇守来着!”
    “镇守怎么了?而且你打扮一下,最多也就是位大姐姐。”影子丢下长弓,“我不想用这玩意了。你要是能学会夏凡说的那个法器原理,说不定我也能触发灵感,换把新的武器出来。”
    “去学堂绝不可能。”不然她的脸面要往哪里放?
    “那你就求夏凡单独给方士开个班!”
    “这……会不会太麻烦他了?”
    “你开不了口我来说便是,反正这段时间身体的控制权归我,大不了本大爷委曲一点,软声软语央求一番,不信他不答应——”
    雨玲珑顿时涨红了脸,“你敢!”
    ……
    场上同样被震撼的,远不止雨玲珑一个。
    邪马公主五月遥心中同样掀起了滔天巨浪。
    尽管之前黎和墨云亲自展示过试射,但她们皆是金霞高层,能使用如此强大的武器也显得合情合理。
    而大祭司却不属于这一类人。
    她是外族,是妖,是从西极那边逃亡过来的难民,许多某些方面和自己类似,投靠金霞的时间比邪马还要晚一些。她能顺利激活新武器,这种震撼感比黎和墨云带来的要强烈得多。
    五月猛然意识到,不知不觉中邪马竟落在了后头。
    事实上,自从大量买入盐和气步枪后,家乡那边的情况已然有了好转——利用海盐与中原王国的影响力作为交涉手段,不少诸侯开始转变态度,暗中支援起邪马。战场上,气步枪更是堪称神兵利器,帮助部队屡次以少胜多,硬是将逼近到家门口的兵锋又推了回去,把地盘重新维持在三七开上。
    这份胜利也使得女王麾下渐渐出现了一些质疑之声。
    那些家臣、武士质疑的不是女王,而是金霞盟约本身,以及与对方签下盟约的公主五月。
    随着往来两地的船只增多,大陆这边的消息也渐渐传开,特别是宁家分裂,广平公主根本代表不了朝廷一事,让大家重新审视起这份盟约来。
    一边是邪马王国,一边只是申州首府,签订的盟约却是朝贡关系,这让不少人提出了异议。毕竟每年二百万两白银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更别提还要迁入居民、开放港口和商贸权。根据薙红写来的信件,朝会上已经有人站出来指责五月遥不懂外交,将邪马利益拱手让人,如果不是女王强行将言论压制下去,估计当场就会演变成声讨。
    按那些人的说法,没必要和金霞城走得过近,以免惹恼了启王朝。朝贡之约也可以改一改,用白银直接够买气步枪即可。
    起初五月遥还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只想着尽力完成好自己的职责,把更多物资运回邪马,可现在她才惊觉,邪马压根没有利用好这份盟约,双方不是走得太近,而是过于疏远了一点!
    她听闻机造局中已有大量精灵学徒,金霞军队、海滩稻田、乃至事务局中,都或多或少出现了精灵的身影——他们正以学习者的姿态,融入到金霞城的方方面面,就连大祭司本人,都掌握了新武器的激发原理。相比之下,邪马来得更早,但除了交易本身外,什么东西也没得到。
    如今家乡却有人在质疑,连这份盟约也不该签订?
    五月遥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荒唐与讽刺!
    渐渐的,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从她心底冒了出来。
    不管是东升还是邪马,或许都已不再适应这个时代——西边,异邦帝国的舰队正在开疆拓土、所向披靡。东边,金霞城生机勃勃、世家不存,民间的朝气几乎可以用肉眼看到。
    即便邪马赢过东升,真就是彻底胜利了吗?
    诸侯依旧是诸侯,世家仍然是世家。
    哪怕一统全境的是女王,治下的门阀也不会有任何变动。
    或许,只是一个腐朽者击败另一个腐朽者罢了。
    想要让家乡不被时代甩下,他们……说不定也需要一场变革。
    这个念头一经冒出,便在这名尚显稚嫩的公主心头飞速生长起来,再难以被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