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95章 愿望
    程萧然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人,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又问了一遍:“你说要做我的实验体?”
    赵牧一脸无畏:“是的。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程萧然上下打量他,正当壮年的大好年纪,虽然没有9头身那么夸张,但至少也是八头身的精悍体格,简简单单坐在那里也让人感觉是一头豹子在蛰伏一般,还有这相貌气色望过去,根本不用做任何检查就知道身体是倍儿棒。
    程萧然手痒得很。
    他现在还没有几个志愿者。
    还都是族里已经确认不能生育的男人。
    普通人的话一个都没有,而且就算以后偷偷招募,愿意来的肯定也是偏“受”一些的人,像赵牧这样带着铁血味的壮汉短期来说几乎就是绝品了。
    这样的实验对象,程萧然求之不得。
    但他克制住自己,有些纠结地看着赵牧:“你应该知道我要做的是什么实验吧?”
    赵牧说:“知道。”
    “知道你还来?”程萧然抬头没看到程述年,他压低声音问赵牧,“你不是在追求我小叔吗?”
    同性恋人中肯定有攻有受,虽然赵牧还没有追求成功,但有正常思维逻辑的都不会认错他在两人关系中所占的位置,结果现在赵牧跑过来说要接受能够让他生孩子的研究。
    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赵牧理所当然地说:“正是因为我在追求他,所以我更需要接近他,了解他的一切,尽我可能的帮助他。”
    程述年在程萧然的研究中担当着助手的角色,他本来是想要当志愿者给程萧然做试验的,但他身体并不是很好,程萧然和陆津南都坚决不同意,他就退而求其次开始学习一些专业知识,积极地参与进来。赵牧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也约不到他,所以他反复思量傅之卓的提议之后终于来找了程萧然。
    在这里遇见了程述年,看着对方听到自己是来帮忙的之后果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赵牧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程萧然对他肃然起敬:“你这样想很对,小叔一定会看到你的付出,为你感动的,我之前真是狭隘了,怎么会觉得孕育孩子就一定是承受方一个人的事情呢,小叔身体不好,将来你们想要孩子,当然是由你来孕育更为安全妥当,你有这份心,我一定会为你好好改造身体的。”
    赵牧脸皮僵了一下,他没有想那么远,只是想天天和心上人见面而已。
    程萧然则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思想都升华了,晚上就跟傅之卓滔滔不绝地说:“……我以前想得太窄了,总觉得生育的应该是受方,这本质上还是在两个男人里圈定了其中一个扮演女人的角色,长久下去,他们势必会沦为又一种‘女性’,成为弱势群体。”
    就像星际时代的oga一样,因为生育能力强大,失去了太多东西,整个社会的确会爱护他们,珍视他们,但实质上不过是将其当作珍贵的生育机器罢了,与其说是爱护,不如说是禁锢,不带有多少尊重的色彩。
    而他现在要做的是让男子孕育合情合理合法,让长夷族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人前,而不是造出一群“新女性”、一群“新oga”出来。
    “两个人想要孩子,难道不该两人一起努力?都是男人,应该是平等的,这个能生,那个为什么不行?”程萧然兴奋地说,“我觉得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一定要注重引导同性恋人间这方面的思想,谁合适生谁来,不能有什么攻受的分别。”
    他等不及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下床,喃喃自语:“不然还是直接釜底抽新好了,不能自然受孕,必须人工受精,而且前来接受手术的人必须接受核查……”
    可是这样未免不会导致新的麻烦。
    傅之卓连忙抱住他的腰:“都这么晚了,明天再说。”
    难得回来休息而不是睡在研究所里,还总惦记着工作,傅之卓自己是个工作狂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到自己的伴侣是工作狂,总算体会到了这个属性多可恨了。
    “而且这事哪有这么简单,两个人在一起,难免有一强一弱,能力不同,身份地位不同,扮演的角色自然就不一样,你就算规则制定得再完善,最终还是要看他们自己权衡。”
    程萧然想了想,缓缓点头,傅之卓以为他被自己说服了,谁知他却说:“你说得也有道理,能力不同角色不同,所以像赵牧这样条件够好、占主导地位还愿意主动接受手术的,绝对万里挑一,他对我小叔是真的心疼,真爱啊。”他意有所指地道,“我觉得未来可以用一个标准来衡量男同胞之间的爱情,那就是看对方是否愿意为你生孩子。”
    傅之卓后脊忽地一凉。
    程萧然目光瞟向傅之卓腹部,凉凉笑了下,凑近笑眯眯地道:“那么傅先生,你爱我吗?”
    傅之卓简直想抽自己的嘴巴。
    说什么能力不同角色不同,这不是暗示他和萧然之间也该各司其职,身份有别吗?
    他挣扎片刻,抓着程萧然的手到唇边吻了一下,郑重地说:“我当然爱你,为了你我什么的都愿意做。”
    哪怕是生孩子。
    程萧然斜他:“真的,不觉得有伤男性尊严?”
    “怎么可能,这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傅之卓说得真心实意。
    萧然能够为他做的,他也一定能够做到。
    至于男人的尊严什么,他有,难道萧然就没有?
    因为程萧然,他可以将这些看淡,因为这个人是程萧然,所以他可以毫不保留地支持他的研究他的事业。
    至于生孩子,虽然不在他的人生计划中,但如果萧然要求,他也愿意去尝试。
    程萧然看得出他眼中的认真和深情。
    他低头轻笑,然后倾身吻上去:“算了,暂时没有要第二的打算,放过你了。”
    结束之后,程萧然靠在傅之卓肩上,微带嘶哑的声音低低说:“我也知道很多事情我控制不了,我也不可能替别人过日子,但我希望不要有强迫,不要有畸形的支配……最大限度内做一些引导,我希望我带给这世界的是好的东西,而不是导致某些罪恶的源头。”
    傅之卓静静听着,程萧然声音里有一种很沉重的东西,他不是太理解,但他很心疼,他亲了亲他的额头,低声承诺:“还有我,我会尽我所能地支持你,想做什么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