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72章 见面不识
    在路上程萧然就在想和赵政见面会是什么情况。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反正不可能是失散多年的父子感人认亲现场。这种被胁迫的见面,尤其是对方用了这种堪称阴险的手段,程萧然内心出离愤怒,将赵政彻底当作了敌人,而且对他的认知完全定位在小人上。
    他坐在咖啡厅里面无表情看着窗外,心里猜测着赵政可能会和他说些什么。
    封口?驱逐?或者来探底,然后想从他这里得到陆津南的消息?如果他不肯配合,小叔会不会有危险?
    一辆车子驶过来,牌子、车牌都很低调,程萧然却微微敛眸,笔挺的背部越发挺直,他看着一个高大壮硕的人从车内走下,带着一个应该是手下的人转过大门朝这边走来。
    之前从顾亦舟发过来的资料里,程萧然已经见过赵政的样子,比他想象中的要魁梧壮硕得多,目光含着凛冽杀伐之意,不像个政客,倒像是炮火鲜血里磨练出来的老将。
    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危险。
    程萧然知道赵政年轻的时候虽然因为赵家世代从政,没办法进入军部,但他从小被丢进军队历练过,因为喜欢这个职业,成年后还当过几年雇佣兵,也就是那段时间满世界冒险的时候认识的陆津南,从此疯狂迷恋上后者,甚至放弃了最爱的职业,带着陆津南回国打算定下来。
    也大概是因为连最爱的职业都愿意放弃,以自愿承担起赵家嫡长子的责任,服从家族安排从政为代价,只为了家族能够接受陆津南和他的族人,这份牺牲不可谓不大,所以当初谁也没有料到他竟然一转脸就能残酷无情。
    程萧然慢慢地站起来,目光毫无波澜地直直望着赵政。
    在他大量赵政的同时,赵政的目光也紧紧钉在程萧然身上,在刚进咖啡厅的那一霎,他甚至浑身僵硬,差点就失态了。
    像!太像了!
    第一眼望过去,俊秀青年清淡如竹地坐在窗边,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都能被他穿出俊挺疏阔的气质,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陆津南,当年初次见面,陆津南也是这般的风姿出尘,第一眼就叫他陷了进去。
    “津南……”他喃喃地叫了一声,要不是秘书在身后低声提醒,他恐怕连路都走不动了。
    不过那一声虽然轻,但程萧然依旧听到了,他看着一脸震惊又仿佛情深的男人,眉峰微动,眼里闪过一丝极浅的讥诮和厌恶,微微一笑,道:“赵先生,请坐。”
    赵政绷着一张脸在他对面落座,极力掩饰内心剧烈起伏的情绪,第一句话就是:“你和陆津南什么关系?”
    程萧然:“……”
    正要把点单册子推给赵政,稍微缓和一下气氛,免得自己一开口就硝烟味太重,给小叔的安全带去太大威胁的程萧然抬头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这句问话和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难道不该是微带感慨实则毫无感情的一句“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或是假惺惺地询问:“你爸爸还好吗”,或是冰冷而高高在上地来一句“这么多年我没有找你们,是给你们一条生路,你现在回国闹得人尽皆知是想干什么”之类的吗?
    程萧然轻轻眨动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淡漠地带起一片精致的阴影,他的眼神在镜片下有些晦暗,叫人看不清,他淡淡说:“见过我们的人,都不会怀疑我们的关系。”
    这是一句……没有什么意义的话,但听在赵政耳朵里却是验证了他的某个猜测,那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猜测。他脸色蓦地阴沉,本就透着点凶戾的眼睛瞬间弥漫出血色,额头的青筋凸显出来,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分外骇人,他咬牙道:“你真是他的、他的儿子?”
    程萧然看着他骨头都似乎要捏碎的拳头,有点确认了,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大对劲。
    “你说呢?”继续反问。
    “陆津南在哪?我要见他!”
    “他现在不想见你,而且我们今天见面也不是为了这个。”程萧然说,“我小叔呢?”
    “让陆津南出来见我!马上!否则你永远别想见到程述年!”
    程萧然冷冷地盯着他,似乎在考虑怎么弄死眼前这个人最容易。他面无表情地说:“当初杀害了陆津南那么多族人,现在又抓走了他的好友,陆津南摊上了你这样的人可真够不幸。”
    赵政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他强硬道:“我和他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置喙,他在哪?”
    “放了程述年,否则一切免谈。”
    两人都直视着彼此,分毫不让,一样的冷酷又倔强,赵政释放出久居上位者的威压,连他的秘书都感觉呼吸困难,前来准备点餐的服务员腿肚子打颤,吓得连连后退,可是程萧然却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他的精神力让他无视一切精神上的攻击,他甚至分出一缕精神力入侵赵政的大脑,诱使他做出释放程述年的决定。
    让他意外的是,屡试不爽的精神力碾压这一次居然没有成功。
    赵政居然不为所动!
    程萧然怔住,继而心中一沉,精神力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大依仗,一旦失去了这个优势,他就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士兵失去了盔甲和手里的刀剑。
    片刻后,赵政慢慢地收回自己的威势,他眼神复杂地说:“你很不错,年轻人,你今年多大了?”
    程萧然扫了眼一旁的赵政的秘书,压下在他身上试试精神力的念头,不动声色地说:“我想,和你儿子差不多大吧。”
    赵政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紧紧闭了下眼:“离开我之后,他就找了别人?”
    这句话里包含太多情绪,痛苦,不甘,震惊,还有一丝怨怼,程萧然惊讶于他的反应,随即又觉可笑,赵政自己能够做出那些事情来,难道还要陆津南对他念念不忘?有了新的爱人,甚至有了别的孩子,不是很正常吗?赵政自己也有另外的儿子和婚姻,凭什么现在还做出一副被背叛的样子?
    “不然呢?难道他还要惦记着你不成?你害他还不够多?”
    赵政咬牙,睁开了眼:“所以,这次,你们真的是来报仇的?”
    “你说呢?”总不会是来再续前缘的。
    被青年讥讽的目光看着,赵政几近恼怒,暴躁非常,不愿意再被人看到自己的狼狈,他目光犀利地道:“所以你故意接近小煌?你到底想做什么?小煌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不会放过你!”
    程萧然微微挑眉,这句话倒是和他预料得差不多。
    赵政气势十足,可是看到程萧然那张脸,他又跟心里被人用刀子来回切割一样,他道:“你转告陆津南,有什么就冲着我来,我亏欠他的,我会亲自偿还,但不要动小煌,他是无辜的,无论如何也看在小煌也是他儿子的份上,不要将他牵扯进来。”
    程萧然险些就吃惊地站起。但他强大的自控力让他依旧稳稳地坐在座位上,甚至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赵政,从见到赵政起的一且疑惑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解答。
    赵政竟然以为赵煌才是他和陆津南的儿子。
    如果他是当年的策划者,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认知?
    可是他此刻的表现绝非作伪,程萧然虽然催眠不了他,但基本的眼光和感知还是在的,赵政绝对不是在做戏。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程萧然想起唯一一次见过赵煌的情景,那个眼神里满是鄙夷不屑的二世祖,眉目分明与赵政神似,若说没有血缘关系,他是不信的,想到赵煌为了出气就能捏造罪证无赖二伯他们,还真是无辜得很啊。他微微笑了一下,表情微妙:“赵先生还真是宠爱令公子,放心吧,只要他别来招惹我,我也没兴趣和他一般见识,那么现在,能否放了我小叔?”
    赵政起身道:“我没见过程述年。”
    “你说什么?”
    “程述年不是我抓的,我的人亲眼看着他跟着一个人走了。”
    “赵政,骗我没有任何意义,我小叔也是无辜的,你不要惹毛我。”程萧然的声音前所未有地冷了下去,仿佛含着冰渣子。
    赵政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即便不喜欢对方,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青年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上都比赵煌优秀得多,此刻的威胁沉怒甚至让他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那股气场,能够让所有人望而生畏。
    赵政有种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是一个浸**权力场几十年的大佬,这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赵政神色未变地道:“我没有骗你,程述年真的跟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而且当时那情况,他应该是自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