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34章 白狐引虎
    监牢外,众人对测气符与妖人大感好奇。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别看都有炼气境的修为,在加入司天监之前,他们对灵符的了解却相当有限。
    测气符或许听说过,但很少有人用过。
    修炼晋升不算难,足够的感气丸加上一丁点天赋就有达到炼气境的机会,例如长安堂少掌柜齐远瞩,自从有了境界修为之后根本没遇到过危险,少有动用灵符的机会。
    当然闲着没事往墙上扔灵符也不是不行,反正几百两一张,不怕败家就玩呗。
    徐衍所关注的地方与旁人不同。
    他想的是妖人这种称号的来历。
    被妖气侵蚀的叫妖人,被鬼气侵蚀的是不是叫鬼人,那么被尸气侵蚀的呢?
    叫尸人?
    “张秀才身上的妖气,有没有办法驱除掉。”徐衍问道。
    “他被妖气侵蚀得太深,已经没救了,说起驱除的办法也并非没有。”
    费材解答道:“但耗费巨大,不仅要高等灵丹还需辅以各种灵药滋养,除非古老的修行宗门才有此等实力,换成我们这些炼尸官都只能等死,又何况是个普通的秀才,人呐,分贵贱的。”
    确定张秀才成了丧失神智的妖人怪物,接下来的局面变得明朗。
    只要寻找妖气的来源即可。
    费材将众人分为两队,一队去张秀才居住的客栈,逐个盘查住宿的旅客,另一队在府衙收集情报,查找最近出没于藏石镇的可疑之人。
    忙活了半天,黄昏之际,众人汇聚于府衙大厅。
    没有任何线索。
    住店的都是些普通人,也没有可疑之人出现在藏石镇。
    费材对于得到的结果并不意外。
    藏石镇外的玉石矿可驻守着雕龙匠呢,相当于司天监的人就在小镇左近,那帮抹灰儿的不止会挖矿刻石头,如果镇子上真有妖人祸乱,雕龙匠早该提前出手了。
    所以张秀才杀人必定是突发事件,以排查法推算,可疑的人只剩一个。
    张秀才的哑巴丫鬟。
    费材命衙役找来张秀才的一个同乡,打听哑巴丫鬟的根底。
    据此人交代,哑巴丫鬟是张秀才一次进山砍柴的时候救下的苦命女子,不知因何被困深山,被救后与张秀才住在一起,成了没有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的通房丫头。
    至于哑巴丫鬟真正的身份,此人并不知晓,就连张秀才恐怕也不得而知。
    “哑巴丫鬟会是妖怪?”齐远瞩对丫鬟熟得很,他家的丫鬟就有十几个。
    丫鬟常见,妖怪丫鬟可不常见。
    “她嫌疑最大,是不是妖怪,抓住便知。”徐衍道。
    深山里救下的丫鬟,凭这来历都足够可疑。
    “如果丫鬟是妖,经过此事会不会早已远遁,逃之夭夭了。”穆正初道。
    “应该不会。”徐衍分析道:“哑巴丫鬟与张秀才始终不离不弃,如今张秀才被问斩在即,她恐怕不会甘心。”
    “不甘心的话,明天的刑场正是最后的机会。”穆正初了然道。
    “咱们来个守株待兔!”齐远瞩以拳击掌,目光炯炯。
    “妖族以凶残闻名,不知那丫鬟到底是什么种类的妖物变化,我们会不会不是对手啊。”有人担忧道。
    “如果那妖物够强的话早闯进大牢把人弄走了,再者说咱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小妖?”齐远瞩很有信心的说道。
    “少掌柜说得没错,咱们十多人呢,怕了一个小妖不成!”
    “一对一未必是对手,十个打一个应该没问题吧。”
    众人议论起来,各抒己见,信心十足。
    “不可大意。”费材始终听着众人分析,此时泼了盆冷水。
    “很多时候人多是没用的,你们当中大多数的人是以感气丸突破的境界,基础薄弱不说,打斗的经验更少得可怜。”
    “这不是你们在府里与护院们过招,能点到为止,你们面对的是比野兽还可怕的狡猾妖物!稍有不慎,小命不保。”
    齐远瞩等人听完顿时低下了头,尴尬不已。
    感气丸的存在,让普通人获得炼气境的修为变得容易了很多。
    以至于许多富家子弟当中有不少人得到了修为境界,不过真说到实战,富家子弟基本不可能去尝试。
    吃酒听曲儿多好,又不缺钱,吃饱了撑的才去斩妖除魔呢,再者说就凭他们那点能耐也打不过呀。
    至于提升境界冲向更高的修为,更是没戏。
    连基础扎实的练气士都未必能冲进下一个境界筑基期,何况是靠着感气丸侥幸获得了境界的二世祖。
    费材伸出两个巴掌,道:“材叔可不是吹牛,像你们这样的新人炼尸官,我一个能打十个,路还长着呢小子们。”
    天黑之后,费材将众人编队。
    两两一组,每组一个时辰,轮值看守牢狱,防止哑巴丫鬟提前劫狱。
    徐衍与穆正初编为一组,两人第一波值守。
    张秀才的牢房外摆着狱卒搬来的桌椅,为了不让司天监的大人感到无聊,牢头特意准备了几碟瓜子花生,还有一壶清酒。
    两具炼尸靠墙而立,各自戴着尸帘,犹如忠心耿耿的卫兵。
    “穆兄常在山林狩猎,可曾见过妖物。”徐衍对世上的妖族很感兴趣。
    他见过尸鬼,可没见过真正的妖。
    “远远的见过两次。”穆正初搓着花生皮,回忆道:“一次是一头白狐,眼如碧玉,另一次是一头两丈多长的野猪,我亲眼见它一头顶裂一块巨石。”
    徐衍想象了一下两丈多长能顶裂巨石的野猪,点点头,这种破坏力肯定是妖类无疑了,不过白狐好像不算罕见。
    “狐妖有何特别之处?”
    “白狐引虎。”穆正初缓缓说道:“白狐身后跟着三头猛虎,如行尸走肉,老虎被其魅惑,甘愿为食。”
    徐衍心说狐狸精果然可怕,不仅迷惑人,连老虎都不放过。
    两人闲谈之际,低沉的吼声不断从牢房深处传来。
    张秀才显得暴躁不安。
    “依穆兄看,他的哑巴丫鬟会是何种妖类。”
    “不好说,妖族中有不少都能幻化人形,狐狸黄鼬,山猫豹子,甚至虎狼当中也可能幻化出人形,只不过低等妖族所幻化的人形大多无法完整,有着口不能言或者目不能视之类的缺陷。”
    “如此说来,低等妖族的心智并不高。”
    “没错,妖族的等阶越高,相应的心智才会成长,很少有低等妖族拥有完整的心智。”
    “哑巴丫鬟幻化人形陪在张秀才身边,到底图他什么呢?”
    穆正初想了想,一时答不出来。
    当血食?
    早吃了不就完了,何必留在现在。
    徐衍望着牢房角落里的张秀才,自言自语道:“会不会是他真的救了对方,那哑巴丫鬟想要报恩从而跟着他走出深山,结果成了如今的模样……”
    监牢里的张秀才发出阵阵低吼,不知是在认同还是在诅咒。
    一个时辰安然无事,下一波人马来换班,徐衍和穆正初走出大牢。
    出门后能看到来时的马车就停在不远处,赶车的黄脸汉子一动不动的坐在车上,如同雕像。
    回到大厅,见费材还没睡,徐衍问起了车夫。
    费材呵呵一笑。
    “那车夫,是我的铜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