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20章 瘸人瘸狗
    树屋里的哀嚎声在倾盆的暴雨中渐渐消失。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雷声滚滚,铁云遮天。
    失去阳光的深山,最易滋养出邪祟。
    而踏足黑暗的亡者,带着死气与绝望而来,如一股寒风,将邪祟卷入地狱。
    弥漫的沙雾缓缓散去。
    树屋里只剩下森森白骨。
    一副缺门牙,一副脑袋大。
    门外,徐衍站在大雨中,斗笠的边缘垂落着雨帘,让他看起来犹如仗剑的豪客。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徐衍望着树屋里的白骨,比了个手势,道:“别惹我,惹我就代表月亮消灭你。”
    本打算避雨而已,谁料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
    幸好有小蓝的灵甲相助,否则徐衍也得被毒沙腐蚀。
    撤掉甲胄,随着心念所动,徐衍开启了亡者殿。
    左手边的石椅上,蓝眼恶灵的法相变得淡薄了许多,比起原先至少暗淡了一半左右。
    尽管早有预料,徐衍还是觉得一阵肉疼。
    灵甲可是保命的好东西,用一次少一次。
    按照法相弱化的程度推算,一道完整的法相大致能使用两次灵甲能力,还剩下的一次徐衍不打算轻易动用,得留在关键时刻。
    其实最直接的办法是能随时召唤小蓝,这样一来就有无穷无尽的法相能借用。
    贪心不足蛇吞象,徐衍掐掉延伸的念头,退出亡者殿。
    树屋基本被毁了,底层的木板在毒沙的腐蚀下尽数融化,当毒沙落在地面的雨水当中,立刻发出嗤嗤的响声,大片大片的烟雾升腾。
    徐衍在边缘处用树枝拨了拨雨里的沙硕,见水里的沙子逐渐失去腐蚀力,恢复成普通的灰色沙石。
    没了腐蚀力,沙子成了无用之物。
    “煞气?怎么看起来更像煞毒呢,地煞帮……”
    徐衍不是没见过煞气,蓝眼恶灵身上的凶煞气息更重,他感受颇深。
    而地煞帮两人所运用的煞气,与小蓝的凶煞气息不太相同,与其说是煞气,更像是毒气,至于地煞帮的煞气如何形成如何控制,以徐衍如今的阅历毫无头绪。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两个地煞帮高手都有不弱的修为在身。
    “修行界果然玄奇莫测,如果换成个普通人,再好的身手恐怕也逃不出树屋。”
    徐衍暗暗咂舌。
    他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越普通人太多,即便如此都险些栽在地煞帮的手里,可想而知普通人进了树屋根本有死无生。
    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吧。
    徐衍心中一片平静,毫无波澜。
    杀恶人即是善念。
    何况那两个地煞帮的邪教徒已经不算恶人,而是超过恶人的凶残变态。
    这种人就该去地狱,徐衍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雷鸣渐止,大雨终歇。
    乌云散去,晴空如碧,一道彩虹横跨于林莽,耀眼绚丽。
    回头看了眼破烂的树屋,戴着斗笠的身影大步而去。
    ……
    长兴府。
    大商闻名的走商之地。
    作为距离皇城最近的城镇,长兴府城遍布着南来北往的商户,行商们将这里当做出入皇城的第一站与最后的落脚地,由此而兴盛的客栈酒楼不计其数。
    古往今来,商贾盛行之处必定最为繁荣热闹,长兴府城的繁华程度在大商可以说数一数二。
    长兴府不仅繁华,也是闻名天下的风景胜地。
    青山绿水虽令人神往,但不足以动人心魄,真正令长兴府出名的,是一处名为浮屠花的奇景。
    浮屠花是一朵无比巨大的奇花,完全盛开后花朵可达到方圆三丈,如同花屋,花香可飘满全城,每年盛开一次,吸引游人无数。
    本来浮屠花生长的位置是在长兴府城外,为了方便观赏或者说彻底占据奇花的好处,长兴府特意扩建了府城,单独为浮屠花修建一处宽敞的广场。
    广场中心是木质的花台,干净整洁,配以木雕石刻、假山池塘,使得原本孤零零的一朵浮屠花犹如盛开于山野林间,更加赏心悦目。
    广场四周盖满了成排的店铺,单单这些店铺的租金就是一大笔银子,经过多年经营,早已连原先扩建的钱都赚了回来,说成是一本万利的买卖都不为过。
    于是常有人调侃长兴府是走商之地,走的全是往来客商,而人家长兴府的知府大人才是真正的商界高手,将一朵奇花打造成了聚宝盆、生财树。
    坐拥一朵浮屠花,赚来东西南北财。
    然而任何繁华的背后,都会有贫穷存在,与街上衣着光鲜的行人形成反差的,是那些流落街头的乞丐。
    长兴府城的乞丐特别多,分为几个帮派,经常因为抢地盘而发生摩擦乃至打斗。
    人多的乞丐帮派占据最好的富人区,施舍的是碎银子。
    人少的乞丐帮派占据一般的街巷,也能捞到一些铜钱稀饭。
    单独的乞丐最不受人待见,想要不饿死,只能想办法,比如混迹在浮屠花附近,靠着游人施舍活命。
    小布是个瘸腿乞丐,今年只有十一岁。
    他瘸掉的那条腿是在两年前偷偷溜到富人区的时候,被其他乞丐帮派捉住打断的。
    断腿之后,小布的日子更难熬了。
    幸好他捡到一条流浪狗,也瘸了一条腿,一人一狗相依为伴,互食残羹,勉强度日。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
    一场春雨之后,小布害上风寒病倒了,额头滚烫,卷缩成一团躲在背风的巷子里慑慑发抖。
    流浪狗发现主人不适,也不知从哪叼来一卷破被褥,想要给小布暖和暖和。
    结果破被褥引来了其他的乞丐帮派。
    两个身强力壮的乞丐跟了上来,在小布的哭喊求饶下,生生将瘸腿狗打杀。
    “死狗!居然会偷东西,一定是跟它主子学的,今儿给你点教训,再敢偷东西,打死的可就不止是狗了!”
    “走了走了,一会儿去打点酒,让弟兄们都开开荤。”
    看着两个乞丐拖着流浪狗的尸体远去,小布觉得生无可恋。
    他最后的朋友与希望也离他而去,这人间最终还是把他抛弃了。
    哀莫大于心死。
    连活下去的理由都找不到的人,已经与死人无异。
    小布的眼眸变得麻木茫然,额头越来越烫,生机越来越淡。
    就在他失去活着的心念之际,他看到一个戴着斗笠的身影蹲下来对他说:
    “你的狗其实没死,你可以喊喊试试。”
    骗子……
    小布觉得对方在欺骗他。
    狗被打死了,就在他眼前被活活打死的。
    可是,说话的年轻人看起来不像骗子,目光诚恳。
    “大黑……大黑!”
    小布艰难的呼唤着,可是声音无力,根本传不出多远。
    然而奇迹出现!
    仿佛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死去的流浪狗突然跳了起来,一口咬掉壮乞丐腿上的一块肉。
    两个乞丐吓得落荒而逃。
    黑狗的牙缝里淌着鲜血,转回头,默默的看了眼巷子深处的小布,独自走远。
    那条瘸腿,反而不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