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 第二十九章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求收藏,求推荐票】
    小豆花入了公子的房间,半日时间……没出来。

    不过,如今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整个府邸,都沉浸在一片震撼与欣喜中。

    许多婢女、仆人对于自家公子,那是骄傲的紧。

    大家都在疯传关于公子的事迹。

    “听说了吗?公子忍辱负重进入了黑云寨,一人一剑荡灭匪徒!”

    “切,公子剑气纵横三百里,以无敌之姿,扫平了所有马匪!超强!”

    “胡说,公子的剑气岂止三百里,明明是八百里!”

    ……

    议论越来越激烈,传言越来越离谱。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罗鸿的名声从原本的一落千丈,一下子又回归到了顶点,甚至比起之前还要有突破!

    一人孤身入敌营,为身死的守卫复仇,荡灭匪徒,这等侠肝义胆,豪气冲霄之举,岂能不引起剧烈的反响?!

    整个安平县都要炸开锅了。

    而整个罗府,则是陷入了几分喜庆,特别是在得知公子伤好了,而且将小豆花关在屋内,半日未出,喜庆的氛围就更浓了。

    陈管家伫立在院落中。

    背负着手,神色有几分冷肃。

    赵东汉则是冷汗涔涔,单膝跪伏在地,魁梧的身躯,微微颤栗,面容之上满是自责,使得那刀疤伤口都在不住的扭动。

    “好了,公子无恙,你无需自责……不过这一次,你的确是疏忽了。”

    陈管家淡淡道。

    “公子若是出事,你的十条命都不够还。”

    赵东汉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中带着自责:“属下知错。”

    “公子的剑道天赋妖孽,一开脉,剑气厚重,比之寻常巅峰的九品气剑剑修都要来的强悍和持久,或许……这便是公子能够斩杀邪祟,活下来的原因吧。”

    陈管家道,至于外面所传的罗鸿一人屠光整个黑云寨,这一点,他是不会信的。

    毕竟,陈管家不傻。

    赵东汉也是点头:“那邪祟屠杀了整个黑云寨,消耗颇大,这才导致公子有机会反杀……”

    赵东汉有些庆幸,幸好公子天赋妖孽,否则……一切后果不堪设想。

    “暴血丹你留着吧,今后要打起精神来,公子的安危无比重要……”

    陈管家转身,一席青衫在风中飘扬,神色有几分严肃。

    一缕又一缕的剑气在陈管家周围浮沉。

    “接下来一段时间,安平县会出现很多生面孔,公子或许会面临一些危机,好好保护公子,哪怕是用你的命。”

    陈管家的话让赵东汉神色微变,发生什么事了?

    大人居然会说这样的话,看来事情很严重。

    不过,陈管家没有和赵东汉解释太多,只是摆了摆手,让赵东汉退下。

    赵东汉尽管满是好奇,可是依旧是怀着恭敬离开了院子。

    陈管家青衫飞扬,望着荷花池中若隐若现的游鱼,徐徐吐出一口气。

    吐出的气,宛若化作一柄锋锐的剑气,竟是将荷花池的池水都给斩为了两半,斩口光滑如镜。

    “罗爷复出,果然是引来了巨大的麻烦,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

    “公子和小姐是罗爷唯一的软肋,而有些人就是要动罗爷的软肋……”

    陈管家目光逐渐变得森冷,院子中的天地似乎都遭受到了影响。

    “所有敢动公子和小姐的……全部得死!既然敢来,就都休想走出安平县。”

    ……

    让小豆花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罗鸿偷偷引动煞气,用令牌录了个痛快后,才是让一脸懵逼的小豆花离开了房间。

    直至走出公子的房间,小豆花人都傻了。

    脑子中满是疑惑。

    我是谁?

    我干了啥?

    难道……我很丑吗?!

    “呀!姚静!你可真是个渣女,想什么呢!不凶的公子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小豆花拍了拍自己不由自主通红的脸,打心底里唾弃自己。

    她怎么能把公子想的那么不堪?

    公子可是儒雅随和,义薄云天,风华绝代的安平县正义表率啊!

    小豆花想通了这些,回首看了眼闭合紧的门户。

    眼眸微微一弯,晶莹的睫毛像是托起了整片银河。

    带着小雀跃,小豆花离开了罗鸿的院落。

    而屋内。

    罗鸿则是握着令牌,有些小激动。

    忙活了半日,可总算是完成了小豆花声音的记录。

    这样一来,罗鸿在“天地邪门”中开口,发出的声音就不再是他罗鸿的声音,而是小豆花的软糯声音。

    想到这,罗鸿便准备聚集一缕煞气来催动黑铁邪令。

    盘膝而坐,运转修行功法《亡灵邪影》。

    从身躯中将人煞之气凝聚压缩到丹田内。

    “嗯?”

    罗鸿忽然睁开眼,他发现自己丹田的容量一下子变大了许多。

    之前他通过功法修行,聚集人煞,在丹田中凝聚了许多人煞之气,但是丹田的容量也就十缕人煞左右,要开辟丹田的容量,就得不断的压缩人煞之气,这是一个长远而漫长的过程。

    不过……这一次,罗鸿发现,自己的丹田容量居然扩充了两倍有余。

    “是因为……掠夺了那血灵姬所释放的煞气后,被撑大的?”

    “是因为功法《亡灵邪影》?”

    “不对……这扑街功法应该不是主要因素。”

    “那时候……好像人皮册子散发出了微凉感觉,所以……是人皮册子引导的?”

    罗鸿再度取出有着少女肌肤手感的人皮册子。

    册子依旧无法打开,还处于操蛋的维护中……

    但是,罗鸿看着这册子的目光却是越发的诡异。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原来,这人皮册子还有新的打开方式。”

    罗鸿不由笑了起来,他对册子的了解好像有点少。

    可以掠夺杀气,帮助扩充丹田容量么?

    虽然作用不大,看起来只是一个“增加蓝条量”的功能,但是,罗鸿却有种捡便宜的感觉。

    “看来,我得好好做一个反派,混入邪修圈,与邪修们打好关系,做好邪修圈的交际花,以后有机会就握个手什么的,掠夺一些阴煞之气来开辟和增加丹田容量!”

    罗鸿心中计较着。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多与邪修接触,罗鸿不仅可以学习到优秀的反派行为,还可以偷摸摸的掠夺邪煞之气为己用,何乐而不为?

    “狄山的邪影,那是拥有八品武修战力的影子……不死不灭,被打散后能够快速恢复,不过,会消耗我的体力,意志和人煞……只要我够持久,那狄山邪影便是最靓的仔!”

    罗鸿思索分析着。

    心神一动,运转功法。

    很快,罗鸿倒映在地上的影子中,狄山魁梧的邪影徐徐的冒出了一个脑袋。

    冒出个脑袋就够了。

    罗鸿没有再继续试验,放弃了运转功法。

    狄山邪影冒出的脑袋便又重新缩了回去。

    “伤势没全好,不宜过度催动邪影……”

    罗鸿想了想,还是等伤势恢复后再试验。

    至于现在。

    罗鸿取出了令牌,眼眸精亮,牵引一抹阴煞之气,渡入令牌,令牌表面如波纹荡漾。

    很快,罗鸿便再度进入了“天地邪门”。

    妖娆魅惑的身影头顶【血灵姬】三个字闪烁。

    远处。

    【古月不滴水】的名字居然立刻亮了起来。

    罗鸿当时就震惊了,这货一直在等着吗?

    这操作,在舔狗中属于哪个层次?!

    【古月不滴水:灵姬,是受伤了吗?怎么离开了又回来?需要我帮忙吗?】

    罗鸿深吸了一口气。

    如此单纯,如此淳朴……

    如此一片赤诚,罗鸿内心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血灵姬:受了点小伤,无大碍,古月哥哥能帮忙,那可真是太好了。】

    罗鸿开口,尝试着利用小豆花软糯的声音。

    声音萦绕,邪门空间中,瞬间安静了下来。

    小豆花的声音和鬼女人的声音毕竟是有差别的。

    罗鸿心头不由一跳。

    嗯?

    气氛不太对。

    难道……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