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诸天次元掌控者 > 第五百一十章 你们演我
    “田越,我真觉得这个壶不对劲儿。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一个破壶而已,伊黑,你不要太疑神疑鬼了。”
    “关键是它真的给我一种很邪恶的气息呀。”
    “那你就是最近太紧张了,这东西哪里有那么多的说道。
    我也干掉过不少的鬼,我是觉得这个壶没有什么不对的。”
    ……
    听着外面的争论,玉壶害怕极了,生怕这四个人注意到自己。
    万幸,其中争执的只有两人,而且其中一人更是极力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壶。
    不过,玉壶刚刚这么想,从壶口便已经捅进来了一把日轮刀,而田越的话也适时传来:
    “我真觉得这只是壶里塞满了一堆破烂儿,是被谁丢弃不要了,你们要是不信,我就拿刀捅一捅好了。”
    玉壶:“”
    看着壶口捅进来的日轮刀,玉壶憋屈极了,然而,为了隐藏自己,玉壶不得不降低了自己的防御度。
    任由平日里对自己根本无法破防的攻击对自己捅来捅去,造成一个又一个伤口。
    “啊,真是不爽!”
    在壶里捅了半天,田越拔出了日轮刀,而看着日轮刀上沾染的血迹,田越很是不爽的开口:
    “看样子,壶里面是装了一些死去的动物,我不该这样鲁莽的,我这刀都弄脏了!”
    “这根本不是死去的动物!”
    伊黑小芭内语气凝重:
    “我看这更像是鬼的血!”
    “伙计,你就是疑心病太重了,唉,算了,这一回我就让你死心好了!”
    田越向着壶里倒进去了一瓶药剂:
    “这是我最新研制的药剂,不但可以有效的腐蚀鬼的身体,更是会让鬼疼痛的感觉大大增加。
    如果这个壶里真的藏了一只鬼,那他一定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田月说的不错,当药剂刚刚接触到玉壶的身体上时,玉壶便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疼痛,然而,为了苟住性命,玉壶还是选择咬牙坚持。
    不过很快,他便遇到了更加艰难的困境。
    “田越,对于你的证明,我还是无法苟同!”
    伊黑小芭内那让玉壶抓狂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我们四人,毕竟是四个高级战斗力,平日,掺杂在人群里他可能还不觉得。
    但是眼下,周围没有其他人。我们四个我们如此强烈的强者气息,他不可能感受不到。
    为了保命,敌人会拼命忍耐也说不定,所以你的测试结果并不一定就是准确的。”
    “伊黑,这家伙真的是太钻牛角尖儿了!”
    眼见伊黑小芭内如此坚持,田越不禁叹息了一声,随即开口到:
    “看来,我只能拿出压箱底儿的方法了,小忍,蜜璃,你们两个捂着眼睛靠后。
    伊黑,解开裤腰带,咱俩尿上一壶好了,我想,面对这种事情,没谁忍得住吧,这里面要真是鬼就应该蹦出来了!”
    玉壶:“Σ┗┛”
    田悦的建议不可谓不狠毒,玉壶听到了这里都听傻了,现在摆在玉壶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条是现在出去和对面大战一场,然后被杀掉。
    一条是默默承受着尿到临头的事实,屈辱的活下去!
    “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们这帮家伙,不要让我找到机会,不然我会将你们一个个全部残忍的杀掉的。”
    玉壶心里默默诅咒着田越一行,绝望而屈辱的选择了第二条。
    然而,就在玉壶下定决心的下一秒,蝴蝶忍说话了:
    “你们两个不要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真亏你们两个能吵这么半天,想要知道壶里的是不是鬼,直接砍碎这个壶就好了!”
    “对啊!”
    “妙啊!”
    玉壶:“”
    “混蛋!”
    自己默默忍受了这么久的痛苦,为了苟住性命,甚至准备迎接屈辱的命运,结果到了最后,还是免不了被打碎壶,面对被发现的命运。
    玉壶冲出了藏身的壶,迎面,就看见了手中拿着白板的田越一行!
    玉壶有些疑惑的向着田越手上的白板看去,一行行似曾相似的字体显示在上面。
    玉壶想了想,顿时发现这些全是刚刚伊黑小芭内所说过的话!
    “你们演我!”
    到了这个时候,玉壶那因为一开始的恐惧而糊涂的大脑,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而清醒过后,紧接着的便是满腔的愤怒。
    想到自己刚刚差一点儿就“屈服于对方的裤裆之下”,玉壶再也忍不住,对着田越四人便发动了攻击!
    “血鬼术——千本针·鱼杀!”
    玉壶从藏身之壶里拿出了一个小一号的壶,一大片金鱼从里面钻出。
    金鱼群游荡在半空,张开嘴,顿时,密密麻麻的千本,从金鱼嘴里吐出,铺天盖地的向着田越四人疯狂攒射!
    不过,这种攻击对付一般人还行,对付田越四人可就差了点儿意思。
    四人将浑身上下防御的密不透风,田越甚至还趁着空隙,把攻击结束后,射完了体内千本,浑身瘫软在地的金鱼们抓了起来!
    “血鬼术——一万滑空粘鱼!”
    第一次的攻击,只是为了将田越四人逼退一段距离,眼见距离合适,玉壶再次掏出了十个小壶,上万条有着满嘴利齿的粘鱼,向着田越等人蜂拥袭来!
    “虫之呼吸——蝶之舞·戏弄!”
    “蛇之呼吸·四之型——蜿蜿长蛇!”
    “恋之呼吸·三之型——恋猫时雨!”
    “雷之呼吸·壹之型——霹雳一闪!”
    以玉壶的实力,一对一能够勉强战胜一个柱级,但是一对二就不是对手了,更何况是四个柱级齐在。
    玉壶的第二招刚刚发动完毕,田越四人便硬顶着攻击,直接上前将他劈了个粉碎!
    “看这家伙眼睛里的数字,是上弦之五吧!”
    甘露寺蜜璃惊讶的捂着嘴:
    “我们这么简单就干掉他了?”
    “是这家伙点子衰!”
    伊黑小芭内略带同情的开口:
    “刚一出现便面对四个柱级,这几乎是鬼杀队一半的顶级战力了,他不这么简单的死掉才怪了。
    话说,我们出手太急了,应该先留他一命,审讯一下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好了!”
    “不用可惜!”
    田越将收集好的血液和几条鱼揣回了怀里,目光看向了村子里的另一个方向:
    “我感应到,有一个实力比这家伙还强的家伙出现了,我们去找他的麻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