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 第93章 刺王杀驾万寿宴,国运当头不死身
    皮影戏,以兽皮裁成人物影像,涂以色彩,在手脚装上支杆,入夜起帷,张灯烛,精妙绝伦者,似实物无二。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从先帝康皇起,就甚爱这影戏,宫廷中甚至专设八位食五品俸禄的官员管这影戏。
    五品俸禄什么概念?殡尸司的主管中郎孙赋闲是六品,掌管殡尸司负责京城民间的大小殡葬事宜,他的工资月钱,干不过这些管皮影的……
    可见这影戏班多得宠,不比京戏班差,白天演木偶,晚上演皮影,甚至晚上京戏班的演员还会来客串。
    康皇会享受,乾皇最爱学爷爷,对这影戏也是爱的不行,万寿宴上哪能缺了影戏。
    其实按说这好么?不好。
    这皮影戏得在天黑熄了灯的时候演,周围不能有一点光亮,这才能让打在幕布上的光照皮影照的清楚,就跟电影院似的。
    但电影院里一黑灯,还容易有各种不文明行为呢,更别说这治安不好的年代。
    在京城还好,在南方受白莲教影响情况更糟,地方官府特别害怕影戏的黑夜场所聚众起事,很多地方都是禁演影戏的,甚至抓捕皮影艺人,为查办这些皮影艺人专门罗织了个罪名叫“玄灯匪”,不少无辜艺人遭殃。
    万寿宴上人多眼杂,即使万岁爷身边那么多禁军护卫,这一黑灯也够让人提心吊胆的,但乾皇愿意瞧,没办法,加强安保呗。
    影戏开演,好看的皮影人儿上了幕布,周围的灯也熄了,陷入一片黑暗。
    多数人都在看着那影戏表演,而林寿这听到耳边风嗖嗖,这么熄灯黑下来一会儿,暗中有多少交手,他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然后只感觉一股香风在侧,熟悉的声音伏在他耳边呼出的热气,悄悄说话:
    “别害怕,我保护你。”
    呵,蠢女人,林寿一乐,你打二十米外就被我发现了,还不自知呢。
    当然了,他也没点破。
    耳边听着暗中各种交手的动静,不一会声音渐少,再一会没了声音,林寿摇摇头,看来是没人突破四大神捕和大内高手们的严防死守,看戏,看戏。
    暗地里的戏,一边倒的太过无趣,戏台上的影戏,演的才正精彩。
    敲鼓打弦,皮影小人儿舞枪弄棒,博得底下一阵阵喝彩。
    这皮影戏的讲究,一个在表演的手艺,一个在制作的手艺,唱京戏你得有好嗓子,好把式,演皮影你得有套好皮影,花样多,模样好,做工细。
    今日这能在乾皇万寿宴上演的影戏班,自然是万里挑一,手艺精的不能再精了,那每个皮影人儿做的,恨不得镶金镶玉,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手艺,跟真的似的。
    尤其,今日还有一出绝活。
    撤去左右无用物,定音鼓一敲,只见那幕布上,立起个一人高的大皮影,有鼻子有眼有头发细致的,看着跟真人一样,手里一把大弓,弯弓射日!喝!满堂彩!
    乾皇坐在龙椅上,他这是除了皮影幕布外,场上唯一点着盏夜灯照亮的地方,看着那新鲜的大皮影,龙颜大悦,正要看赏。
    但在这时,却见那幕布上的大皮影一侧身,弓拉满弦,那箭头竟……直指君王!
    哎!不好!
    这皮影要刺王杀驾!
    万寿宴上所有目睹这幕的高手一凛,想要救驾,却发现来不及了。
    嗖!箭如流星!
    裹挟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感觉,大师!那是武学大师的感觉!怎么可能?!外来的武学大师不可能进的了紫禁城!
    所有大内高手哑然,他们的武学境界,不可能拦下武学大师的招式。
    这支箭如惊鸿过隙,转瞬近在咫尺,眼看就到了乾皇面前,眼看马上就要将这昏庸的老皇帝,糊涂的万岁爷钉死在龙椅上。
    但,突然一股妖风起!
    周围所有人莫名打了个哆嗦,只有林寿如有所感抬头看天,观之以葬经风水运势之道,闭目以阴间视野,好似看见京城之上有气运老龙伏城!
    一国之运,一朝之君,岂宵小能动摇?
    万岁爷有国运加身,不到该死的时候,谁也动不了天子的命。
    国运老龙一口妖风,只见那大内高手都拦不住的武学大师之箭,竟如纸糊的一般,被吹偏了方向,射中了旁边一个禁军小兵,一箭爆头,小兵,卒。
    “护驾有功!”
    禁军和大内高手反应过来,把乾皇团团护在中间,指着戏台上的皮影艺人直喊:
    “拿刺客!快拿刺客!”
    但见戏台上那皮影艺人,脸上两行不甘泪,一把尖刀握在手,一声怆然泪下:
    “大师!咱对不起你啊!”
    一声悲鸣,刀抹脖子,血溅当场,这刺王杀驾失败的刺客,可就没了性命。
    刺王杀驾活不了,那是诛九族的罪过,别说这刺客了,影戏班的人,宫里管影戏班的官,礼部组织安排万寿宴的责任官员……
    杀头!全都要杀头!
    席间的礼部尚书当场瘫软在地,别说乌纱帽了,脑袋都要保不住了。
    影戏班那边的老板也傻了眼,被大内高手拿下嚎嚎大哭,你这个杀千刀的!你混进来杀皇上的!你可害死我们了!
    看来这刺客是单干的,影戏班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大炸弹,但那又如何?铁定的杀头,必死无疑。
    万寿宴乱了,万岁爷先被护着回宫了,百官不敢待了想离开,但又不可能,禁军可守着呢,这出了刺客必定要挨个排查,暗中的蝇营狗苟眼见如此状况,纷纷抽身撤离,有的撤走了,有的被大内高手拿下。
    “师姐,我们也得撤了,经不起查的,”
    “师妹…你…你先走!”
    “怎么了?”
    “你别管!你先走!”
    混乱之中,宁洛薇焦急的左顾右盼直跺脚,她找不到林寿了。
    正着急的时候,听到一声:“你先回去,我明早还要去你那吃豆腐。”
    “……”
    宁洛薇听见林寿的声音,但没见着人,气的咬了咬牙,说了一句:
    “我顶早去砸你门,你可别不在。”
    话说完,混入人海,逃离紫禁城。
    至于林寿干嘛去了?
    皇宫一个无人角落,林寿正掸开手拿弓箭的人皮皮影,仔细端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