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横推一切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太难了!就算开挂也难!(第一更)
    “唐会长,他们都走了?”

    这时,维恩来到了唐文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都走了。”

    唐文看了一眼兔灵王,随后收回了兔灵王,他头顶的泰坦巨人虚影也消失,唐文身上的暗金色光芒最后也渐渐的隐入了体内。

    看着唐文又重新变成了“平平无奇”的模样,维恩微微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也很激动。

    要知道,当初王室对于与哪尊超凡联系,那可是爆发出了激烈的争论。

    而维恩就力主与唐文联系。

    这是因为唐文刚刚成就超凡,而且他还调查过唐文以往的事。

    唐文固然有些霸道,但其实还是非常守信。

    只要答应的事,基本上就不会反悔,而且都做到了承诺。

    现在,唐文以一敌三,甚至毫无悬念的碾压了三尊超凡,更是让维恩欣喜若狂。

    这一把,他赌对了!

    “唐会长,恭喜你成就了武道之王!在古老传说中,武道之王可是一个时代的象征,能镇压一个时代,没想到在超凡时代下,还能有武道之王的诞生。那可是三尊超凡啊,没想到在唐会长面前,却是那么的不堪……”

    “糟了。”

    这时,唐文脸色一变。

    “唐会长,发生什么事了?”

    维恩心中一沉,难道有什么变故?

    唐文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道:“刚刚忘记了,他们三位是超凡啊,应该试一试的。”

    “试一试?”

    维恩还是满头的雾水。

    不过,趴在唐文肩膀上的奶牛,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丝人性化的“苦笑”。

    他当然知道唐文想的是什么。

    是想摸摸那三尊超凡,看看那三尊超凡是不是也和卡拉巨兽一样,能产生能量点?

    只可惜,三尊超凡都走了。

    至于追上去?

    唐文现在可追不上。

    “罢了,以后还有机会。”

    唐文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而是再次回到了异界通道。

    本来他不准备这么快就前往古修界,但现在看来,这个高能世界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能吸引那么多超凡,超出了唐文的估计。

    而且,还吸引到了所谓的血脉议会。

    这就麻烦大了。

    “维恩会长,血脉议会、自由联盟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文开口询问。

    他必须要搞清楚。

    维恩乃是王室的人,龙亚王国王室就算没有诞生超凡,但作为一个王国名义上的统治者,对于整个世界肯定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王室掌握着的秘密,远比唐文想象的要多。

    甚至,超凡秘密,王室也掌握了很多。

    维恩没有迟疑,他现在非常坚定的相信,唐文就是一根“大腿”,而且还是非常粗的大腿。

    尽管王室没有加入旧日会,但和唐文搞好关系,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唐会长,血脉议会乃是真正的世界级巨头,是整个世界都最顶尖的超凡势力之一。它不拘于哪个国家,不为任何王国效力,超然物外。听说,血脉议会掌控着一条难以想象的庞大世界的通道,那个世界,甚至不只是高能世界那么简单。所以,血脉议会诞生了许多超凡,而且超凡都不一样。”

    “但大体分为两个体系。一种是血族超凡,一种是兽族超凡。血族超凡很少出现,但据说能力非常诡异,而且寿命非常漫长,成员数量不是很多,在血脉议会当中掌控着半数的席位。兽族超凡就比较常见了,比如狼祖,又比如狐祖等等。半兽人,实际上就是兽族超凡流传出来的血脉。”

    唐文听的很仔细。

    没想到血脉议会那么简单。

    不止一位超凡,而是很多位超凡。

    甚至,还有神秘的血族超凡。

    “那自由联盟呢?”

    “这个世界有许多世界级超凡势力,这些势力明面上超然物外,但实际上呢?其实有很庞大的势力范围,对许多王国都会插手。有许多国家就不愿意让这些超凡势力插手,于是互相之间结成了联盟,就是自由联盟。”

    “自由联盟国家的数量是最多的,但其实比较散漫。只有在对待世界级超凡势力时,才会保持一致。自由联盟与许多世界级超凡势力都达成了一个协议,世界级势力不得插手自由联盟成员国的事,而自由联盟付出的代价则是允许自由联盟与世界级超凡势力贸易,甚至有限度的交流。”

    “不过,这么多年,实际上自由联盟的形势也不好了。许多自由联盟成员国都被超凡势力渗透,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半兽人?”

    唐文若有所思。

    “这么说,刚刚狼祖也仅仅只是放了个狠话。基本上血脉议会不会大规模来到龙亚王国了?”

    “差不多吧,虽然自由联盟现在被渗透严重,但自由联盟一日不垮,血脉议会就不会那么明目张胆。不过,如果真想要夺取古修界,血脉议会并不需要大动干戈,他们有的是办法派出一两位超凡。甚至,某些中立势力的超凡,也会受到他们的雇佣。”

    唐文明白了。

    血脉议会碍于自由联盟,不可能真的大规模动手。

    但血脉议会终究是世界级超凡势力。

    如果铁了心要想得到古修界,那有的是各种各样的办法。

    也就是说,唐文依旧有危险,古修界也不是真的就这么轻易落到了唐文的手中。

    他虽然是武道之王,但还远远没有镇压一个时代的能力。

    毕竟,时代变了!

    就算武道之王曾经能制霸一个时代,但现在肯定不行。

    “维恩会长,你们搜集到的古修界资料都给我。三天内,我要知道古修界的一切,并且,我会进入古修界。”

    “唐会长放心,我们一定把所有关于古修界的资料都给你。”

    说完,维恩会长就离开了,给唐文去搜集资料。

    古修界的通道前,就只剩下了唐文一人。

    他回忆着刚才与三尊超凡战斗的场面。

    脑海当中一幕幕古武的记忆迅速的浮现而出。

    他之所以实力暴涨,是因为将所有古武都融会贯通了。

    毕竟,他融合了几百门古武,他不知道是不是后无来者,但一定是前无古人。

    他相信,哪怕旧时代,有比他更加强大的武道之王,在融合古武数量方面,也肯定远远不如他。

    毕竟,正常人怎么比得上“开挂”的他?

    唐文心里还是“有数”的。

    只是,唐文要想提升实力,继续融合古武是一个方向。

    但太难了!

    就算开挂也难!

    需要海量的能量点。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也就是现在超凡时代超凡们普遍的办法。

    那就是掌握更多的超凡之力。

    拥有更多的力量体系。

    力量体系一旦增多,有可能几种超凡体系之间就会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

    到时候,自然而然就能够蜕变。

    就算不能产生奇妙的变化,超凡之力越多,手段不就越多了?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唐文要是有十种八种超凡之力。

    哪怕不动用武道之王的力量,也能轻松吊打埃尔文等三尊超凡。

    而且,异界也是不同的。

    力量体系更不同,也同样有高低。

    比如,高能世界内的超凡,一定会比普通超凡要强!

    眼前这个古修界就疑似高能世界。

    唐文自然不会错过。

    ……

    狼祖回到了他的据点。

    这是一座巨大的宫殿,里面有许多半兽人,而且不仅是狼人,还有狐人、熊人等等。

    甚至宫殿里还有许多实验室,许多情报室,都在分析着什么。

    “啪”。

    狼祖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他满脸阴沉。

    狼祖来到龙亚王国,那肯定不是简单的路过。

    实际上,龙亚王国早就盯上狼祖了。

    但狼祖明面上说是“路过”,却就是赖着不走。

    龙亚王国没有任何办法。

    当然,这也是因为狼祖仅仅一位超凡,而且在龙亚王国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所以,龙亚王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也是现在自由联盟成员国的普遍做法。

    谁都知道那些超凡势力在渗透,但却没有任何办法,更别说撕破脸皮了。

    超凡势力对付不了自由联盟,还对付不了单独一个成员国?

    旧时代也好,新时代也罢。

    终究是讲实力,讲拳头的!

    血脉议会的拳头与实力,无疑非常强!

    “伟大的狼祖大人,您召我来有什么吩咐?”

    “给议会发电报,就说龙亚王国发现了一座高能世界,但却诞生了一位武道之王。我不是武道之王唐文的对手,让议会做决定吧。”

    “武道之王?”

    发电报的半兽人也有点惊异。

    毕竟,武道之王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诞生了。

    甚至连古武都没落了,怎么却突然出现一个武道之王?

    “好的狼祖大人,我立刻就将消息传回议会。对了,您应该接触过星界之主埃尔文以及冰之尊者多斯了吧?他们愿不愿意加入我们血脉议会?”

    “多斯一口回绝了,就算多斯要选择,恐怕也只会选择异能联盟,根本不会选择我们血脉议会。倒是星界之主埃尔文,这是一个非常圆滑的超凡,他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态度也模棱两可,这是等着我们血脉议会的条件呢。”

    狼祖冷笑了一声。

    半兽人也没有再说话了。

    血脉议会派狼祖前来,就是对龙亚王国有想法。

    只是,龙亚王国位置有点特殊,血脉议会其实也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

    仅仅只是让狼祖现在龙亚王国建立据点,扎根下来。

    至于后面怎么做,还得看议会的决定。

    半兽人下去了,大殿里就只剩下了狼祖一人。

    “武道之王……嘿嘿嘿,一旦议会下定了决心,连龙亚王国都要没了,就算你是旧时代的主宰,也没有任何用处……”

    狼祖眼神冰冷,低声喃喃着。

    他被唐文伤的够惨。

    力量永久性湮灭了一部分。

    尽管很少,但却也是他成为超凡后最大的一次损失,心里如何能不发怒?

    不过,愤怒也没有用,他也得静静的等待着议会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