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一切从衡山剑痴开始 > 第三百五十章 暴露
    韦剑虽然没有打韩老魔的宝物注意,却还是提醒道,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我一般。美阅网:https://www.mei-yue.com
    随即又摇了摇头,感慨一声,
    “绝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好东西的确是好东西,但是却未必适合他们。要知道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而不是最好的就是最适合的。”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好东西这么多,难道见一个就要得到一个不成?就好似美女一样,难道要娶遍天下美女?”
    “所以,别人的机缘不用去觊觎,羡慕,只要守好自己的机缘就好。贪多不烂啊!”
    “自己的未必就不如别人!”
    “再说,宝物终究是外物,难道没有宝物,就不能得道,不能修炼,不能长生了吗?没有这个道理!”
    韦剑意味深长的看了韩老魔一眼。
    同时,为了更好的取信韩老魔,韦剑甚至不惜将自己的金手指暴露了一二。
    恍惚间,韩老魔似乎感到了一道通天剑气冲霄而起,斩灭时空。
    “这......”
    感受到那惊天动地的威力,韩老魔顿时浑身战栗。
    至宝!
    他知道,韦剑身上也有一件不弱于掌天瓶的至宝,而且是杀伐至宝。
    这一刻,韩老魔总算是彻底相信了韦剑的话。
    知道他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
    即便有企图,也不过是如同他所言,只是想要投资大气运之人,得到一些回报而已。
    毕竟自己有宝物不假,难道韦剑就没有吗?
    从刚刚泄露的一丝气息来看,他的宝物也同样是天下奇珍。
    所以,自己根本不用担心韦剑会见财起意。
    也知道了韦剑的意思。
    好东西那么多,难道韦剑还能全部都包圆了不成?
    再加上之前所言的气运,逢凶化吉,贪多不烂等等说法。
    韩老魔顿时便明白过来。
    韦剑的确是知道了掌天瓶的存在。
    但是人家高风亮节,光风霁月,志存高远,根本不削于巧取豪夺。
    而韦剑之所以要,之所以敢泄露金手指的气息。
    一方面是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取信韩老魔。
    大家都有至宝,都有秘密。
    如此,也就不用担心对方巧取豪夺,泄露天机了。
    在一个,即便是韩老魔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带来了不可知的后果。
    那又如何?
    自己到底不是本方世界的人。
    到时候,大不了一走了之就好!
    而且,在走之前,还能够给对方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
    至于说即便如此,自己恐怕也讨不了好。
    但是,这对自己未必就是坏事。
    至少,对自己心性打磨有莫大好处。
    心性!
    此刻,韩老魔心中忽然想起了之前韦剑提到的一个词。
    这个词,之前在韩老魔看来不过是韦剑的托词,就是为了靠近自己,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现在看来,却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啊,掌天瓶虽好,别人未必就没有同样,甚至更好的宝物。
    虽然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可能会觊觎宝物。
    但是总也有那么一部分人,如同韦兄弟一样,心性坚毅,做不出那种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的举动。
    而且,的确如同韦剑所言,宝物再好,也只是外物,修炼终究还是看个人。
    古往今来,那么多人,得道成仙,白日飞升,难道人人都有掌天瓶这样的宝物?
    如果这样,宝物是不是也太烂大街?
    “多谢,韦兄弟点拨!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韩老魔此刻不说大彻大悟,却也很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站起身,对着韦剑深深地鞠了一躬。
    虽然韩老魔的心性的确不错,但是他那多疑的性格,委实是也不是那么好。
    有了韦剑此刻开诚布公的交谈,让他心中却是多出了一丝光明。
    这对他整个人而言都是大有好处的。
    现在可能还看不出来,但是长久以往,潜移默化之下,却是能够让他走得更远,更轻松。
    “哈哈哈,韩兄弟不必如此!”
    韦剑哈哈一笑,扶起韩老魔,道,
    “我这话也不过是一家之言,听听就好,只是不要矫枉过正。”
    韩老魔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但是的确如此,虽然心中多了一丝光明。
    却并不意味着韩老魔就彻底改变了。
    所谓是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本性难移。
    韩老魔即便是有所改变,也只是有所而已。
    该多疑的还是多疑,该谨慎还是谨慎,该苟的还是得苟。
    只是对于韦剑多了一份信任罢了。
    解开了这份心结之后,韦剑和韩老魔两人就彻底敞开了心扉,彼此交谈起来,不要太愉快。
    就好似刘备遇到关羽张飞一样,恨不得抵足而眠,彻夜长谈,形影不离。
    同时,韩老魔也再一次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到羞愧。
    毕竟,之前他可是先分了一道分神才来见韦剑的。
    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这份小心思,韩老魔将自己刚刚得到的大衍诀,也告诉了韦剑。
    见到这门功法,韦剑顿时恍然。
    他就说,以韩老魔的谨慎,怎么敢如此当面锣,对面鼓的找自己询问。
    原来是早就预留好了退路。
    看到一脸讪笑的韩老魔,韦剑也不以为意。反而很是赞同他这一点。
    毕竟,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这本身便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
    对于韦剑的一笑而过,韩老魔就更觉得愧疚了。
    所以,之后聊天的时候,就拍着胸膛道,日后韦剑的丹药,他统统都包了。
    对此,韦剑虽然感谢,但是他更希望的还是自己学会炼丹术。
    之前没有学习,不过是不想耽搁修炼,在一个也是没有人教,没有足够的资源。
    现在嘛,符箓马上就要练成符印了,是时候开发新的技能了。
    再加上韩老魔在这里,灵药不缺,名师也不缺,此时不学,更待何时?
    现在让韩老魔包圆丹药倒是简单,
    日后自己离开了凡人世界,又该怎么办?
    所以,千有万有,不如自己有。
    对此,韩老魔也丝毫没有保留,径直将自己的炼丹心得,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韦剑。
    别看他现在只是筑基,但是炼丹却是有大家风范。
    毕竟,谁有他这么奢侈?灵药管够?
    熟能生巧之下,换做谁,恐怕也能炉火纯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