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幽冥奇侠 > 第二十四章 再遇佳人
    正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韩天佑听到这年轻人的一句话,嘴里的酒不受控制的喷出去了。

    韩天佑忽然想起来自己跟“箩筐”会的李三吹嘘过,如何跟洪七并肩杀敌,结成莫逆。如今可能是正主到了。

    “韩兄一把魔刃江湖扬名,可喜可贺,怎么韩兄不请在下喝一杯吗?”年轻人又说了一句。

    “哈哈哈哈,相请不如偶遇,洪贤弟请坐,酒保,加一副碗筷,另外上一坛子陈年好酒。”韩天佑知道自己在四川的事情洪七已经知道了。

    “在下就不客气啦,正好肚子饿了。我这叫花子讨点饭真是不容易。”洪七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大吃二喝起来。

    “洪贤弟有何指教?但说无妨,我虽然冒充洪贤弟的兄弟,但却神交已久,现在见到洪贤弟本人,更生结交之心。”韩天佑大嘴巴一张,打了个哈哈。

    “指教谈不上,不过有句忠告,不知道你听不听得下去。”洪七一边吃,一边说着。

    “请说,在下洗耳恭听。”韩天佑也想听听洪七突然驾临,有什么事想要告诉自己。

    “燕无极的事情,燕子嫣姊弟俩是你保的吧?我奉劝你一句:这镖不保也罢。”洪七一句话后再无下句。接着就是不顾形象的吃起来。

    韩天佑知道对方是好言相劝,也不表态,跟着这“吃货”一起喝酒,吃菜,相谈甚欢。

    “贤弟的话愚兄明白,我只想历练一下自己,在武道之上更进一步,其他的事我没有考虑。这做人做事总要有始有终,贤弟的良言美意愚兄心领了。”韩天佑端起酒杯“来,这回你我真成了兄弟了,喝一杯。”

    “干,既然韩兄心意已决,老弟我就不多啰嗦了。”洪七也端起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韩小友这句有始有终让人听着舒心,我老赌鬼来叨扰一杯如何?”

    “孙伯伯来了,快请上座。”韩天佑听到赌魔孙常胜的声音,如同见到亲人一般。

    “呵呵,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韩小友你看还有谁?”孙常胜一闪身子,身后一身淡绿罗裙,不施粉黛却美若天仙,正是圣姑南宫瑶。最后面跟着的则是唐樽。

    “参见圣姑,不知圣姑驾到,万望恕罪。”韩天佑连忙起身施礼。

    “韩兄不必多礼,我和盈盈情同姊妹,以后叫我瑶瑶便是,称呼圣姑显得生分了。”圣姑面带微笑,看是随意的坐在了韩天佑身边。

    “姊夫,我们又见面了,嘿嘿!”唐樽热情的跟韩天佑打着招呼。韩天佑对着他点点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洪七则是眉头微皱。

    “瑶瑶,我去喊酒保,加几道新菜,这些菜品已经凉了,不知道你有什么喜欢的菜品吗?”韩天佑对这位仙气十足的圣姑始终是充满好感,所以对她说话总是轻柔温暖。

    “湘地菜品多辣,我都喜欢吃,只是我不喜油腻,给我点两道素菜即可,另外给我温一壶女儿红,暖暖身子。”南宫瑶轻柔的说道。

    “孙伯伯呢?有什么特殊要求吗?”韩天佑问道。

    “老朽没有特殊要求,只要不是残羹剩饭打发叫花子的,老朽都能将就。”说罢目光冷冷的看着对面的洪七。

    “说话真难听,岁数大了,嘴巴也跟着臭了!想以大欺小就明说,我乐意奉陪!”洪七拿起旁边的一根竹竿子。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哈哈哈哈,我记得好像有过约定吧,不许私斗!怎么转眼间都忘记啦?”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接着段飞走了进来,永远都是那套华丽的外表,迷人的微笑。

    “瑶瑶你好,没想到在这里不期而遇,在下甚是欢喜!”段飞谦恭的对南宫瑶说道。

    段飞一转身又对着孙常胜说道“孙柜主骗得我好苦啊!”

    “为了打探圣主下落,得罪了,段王爷!”孙常胜说道。

    段飞哼了一声,没搭话。

    “小王爷,你这也叫不期而遇吗?这千里迢迢的追到这里,你还真是个情种,当心多情自古空余恨。”洪七喝了一杯酒自言自语的说道。

    段飞无言以对,默不作声。

    “小王爷,请叫我南宫瑶,瑶瑶是我最亲近的人才可以叫的。”一句话亲疏远近立分。

    洪七不由得看了看韩天佑。

    “瑶瑶取笑了,韩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讨杯酒喝。”段飞刚要坐在南宫瑶的另一面,唐樽的机灵劲来了,抢先一步坐在了南宫瑶的另一面。

    “小王爷,来,坐在这里,我们喝酒。”唐樽装的跟没事一样。

    段飞面不改色的坐了下来。

    “酒保,过来。”韩天佑一看气氛不对,也没有办法去点东西了。

    “来啦,各位客官,需要点儿什么?”酒保颠颠的跑过来。

    “给我把桌子上的菜品都撤掉,换一桌新的,四道素菜,要拿手菜,荤菜再来六样,也是拿手菜。碗筷要用水煮过的,明白吗?”韩天佑吩咐道。

    本来一看到段飞的南宫瑶就一直拧着眉头,听到了韩天佑这话,才稍稍舒展开。

    “好勒客官,尽管放心,酒再加点吗?”酒保问道。

    “再来两坛子。”

    “慢,酒保,我记得你们这里有道最拿手的“佛跳墙”,这么多年了不知道那个橱子还在不在?”洪七在一旁插了一句。

    “当然在,而且比以前还要好吃,只是这时间得稍微慢点。”酒保看了看几位客人。

    “去吧,我们都不赶时间。”韩天佑吩咐道。

    酒菜再次上齐,只差一道“佛跳墙”,“依我看不如这样吧,我们今天就以酒会友,只谈风月,不提恩仇如何?”韩天佑成了双方的中间人。

    “好,我们就喝酒,我给韩兄面子。”洪七第一个开口。

    “喝就喝吧,赌鬼伯伯,既然七兄有此雅兴,我们自当奉陪!”南宫瑶也不想在韩天佑身边与别人发生冲突。

    “好的,圣姑,老朽就叨扰韩小友啦!”说完话孙常胜坐了下来。

    “各位都不必客气,这几天闲来无事去赌场转了转,这酒钱大可不必给我省,尽管喝,嘿嘿!”韩天佑开了一句玩笑。

    “韩小友光顾的赌场,怕是要关门大吉啦!”孙常胜笑着说道。

    “闲来无事玩几手,每家赚了一点盘缠,我不喜欢赌博,也不喜钱财,够用就好!”韩天佑接了一句。

    “心性真好,老朽就是管不住这双手。”孙常胜叹了口气。

    “佑哥,来,吃菜!”圣姑给韩天佑夹了一块肉。

    “多谢瑶瑶,你也吃,不用特意管我,我给你倒杯酒暖暖身子。”韩天佑很自然的给南宫瑶添了一杯酒。

    段飞目光冷冷的盯着韩天佑。

    韩天佑感觉到那冰冷的目光,如芒刺在背。心中暗想:圣姑奶奶,你可真能给我拉仇恨。

    “韩兄,有些时候做事得看清自己的位置,实力,该不该做和能不能做要想清楚了。”段飞阴阳怪气的说道。

    “哦?小王爷,你有意见?我韩天佑做事一向我行我素,不喜欢别人指手画脚,请自重!”韩天佑丝毫没有给段飞面子。

    “呵呵,你自信你的那把魔刃能赢得了我?做人还是本分一点的好。”段飞接着又说道。

    “我的实力是没你强,可实力归实力,拼命就又是一回事了,说句你不爱听的,小王爷,我要是一心杀你,你必死无疑,不信的话,小王爷尽管一试!”韩天佑端起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斜着身子盯着段飞,身上的杀气慢慢的释放出来。

    一时间剑拔弩张。段飞就感觉被什么猛兽盯住了自己,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以前只有看上一辈高手过招才有这种感觉。

    这回连旁边的几个人都感觉到了韩天佑身上的浓浓杀意!这是经历过什么才能释放出来如此浓重的杀气。

    “说好了只谈风月,不提恩仇,来,喝酒,韩兄!”这回轮到洪七做了和事佬。

    韩天佑恢复了正常,继续和洪七谈笑风生。其他几人都有说有笑,只有段飞脸色忽冷忽热,不太自然。

    段飞心下不得不重新审视韩天佑这个人,今天开始,韩天佑被列为极度危险的人物,以后能不招惹,尽量不要去招惹,因为他真切的感觉到那股让他心寒的杀气,直觉告诉他韩天佑是真的有能力要他的命。

    “佛跳墙来了”,酒保端上来一个大罐子,放在了桌子中央。

    洪七对吃的比什么都感兴趣,一把掀开盖子,伸手一搂,然后鼻子闻了闻,“妙,妙啊,还是那个味道,我叫花子今儿有口福喽!”,说着话是馋相毕露。

    “圣姑,韩兄,刚才是我失礼了,借韩兄一杯酒,给你们赔个不是,我先干为敬。”段飞干了一杯。这回连称呼都改了。

    “赔礼就不必了,我虽然没有加入圣门,但也算是圣门中人,谁冒犯了圣姑瑶瑶,我一定会替她讨回公道。我虽功力微末,但我有死战的决心。”说完话也干了一杯。

    南宫瑶连酒杯都没端。只有一旁的唐樽陪着段飞喝了一杯。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还好我没有这个烦恼。”洪七摇着脑袋吃着美味,“穿威风,赌对冲,嫖则四大皆空了,我看还是吃最实惠。”

    其他的人都没有搭话,唐樽一张嘴,“你那酒肉穿肠一过,还不是一切成空。”

    唐樽的话惹的满桌子的人含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