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寻剑之月圆纪 > 第三十章 蛇选之人
    蛇人话音刚落,束缚方岚的无形咒力便随之溃散,方岚一下子跌落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方才自己最渴望的空气,等方岚缓过劲儿来的时候,蛇人已经用带着几许蔑视的目光盯着他看了好久了。
    方岚使劲摇了摇头,把脑海中因为窒息而残存的眩晕感祛除掉之后,才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一边朝着蛇人所指示的方向走着,一边又再次开口问道:“原来你所说的蛇人不善武力,看来你们是在术法上的天赋卓然,不知道阁下现在是什么境界。”
    那蛇人在方岚的身侧引路,听见方岚竟然还敢开口问问题,轻笑了一声,回答道:“确实,我们蛇人族虽然在肉身修行上毫无优势,甚至还有先天不足,不过还好天恩有常,我们天生对灵气的感应与对术法的悟性远胜他族,不然你还真以为仅凭着读心这种雕虫小技也能再西夷立足么。”
    “是我愚昧了,阁下当初同我说西夷是力量至上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方岚摇了摇头,对自己的迟钝有些失望。
    “你也不必如此在意,就算是在我们西夷,真正清楚地知道我们蛇人族实力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更何况你一个大崇之人,闲话少叙,直接随我去见家母吧,我知道你正午之前要上山,时间可不多了。”蛇人转回头去,不在同方岚搭话。
    二人七扭八转,终于绕到了一座寸草不生的荒丘前,两个身披轻甲的魁梧蛇人站在一个山洞前站岗,一见方岚前来,顿时警惕地将手中蛇杖对准了方岚,又看见方岚身侧的黑衣蛇人,才放下警惕,发出了“嘶嘶”声,齐声叫道:“鳞先生您回来了。”
    那两个守卫蛇人同黑衣蛇人悄声交流着什么,而方岚却是满脑子的问号,因为这两个看门蛇人,竟然是人身蛇尾,而不像刚才他们口中的“鳞先生”一样是蛇首人身,而且,这两个胳膊比方岚大腿还粗的蛇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不善武力的样子啊。
    黑衣蛇人一边同守卫交谈,一边也察觉到了方岚的目光在来回游动,听完了守卫报告之后,便对方岚说:“你心中的疑惑,等我送你出来时候自然会为你解答,现在先随我去见母上。”随后黑衣蛇人便走入了山洞,方岚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也由不得自己回头了。
    山洞之内是一段悠长的通道,洞壁光滑,每隔不远还有长明灯做光源,不像方岚想象中会掉土块下来的山洞,走着走着,前方豁然开朗,入眼便是一个方圆五六百米的半球形空间,方岚本以为只有十几二十人居留此地,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数百户规模的小部族。
    蛇人大多在球形岩壁之上开洞居住,而这空旷的球形空间内,就只有一座黄金打造的大殿,甚至不需要光源,就凭其反射的光芒,就让这空间之中如同白昼。方岚四下看了看,各家各户门前都有一个架子晾着各家猎回的野兔野鹿,照理说这洞里的味道应该很刺鼻才对,可方岚除了一点蛇腥味之外什么都没有闻到,甚至还感受到了一点微风吹拂。
    直到方岚抬眼一看,才明白了,在这山顶上竟然有个圆形缺口,不过被蛇人用木头搭建起一个巨大的顶棚遮挡了阳光,而空气还是可以正常流通的,而四壁之上也开了不少用来通气的气孔,外端都用树叶遮蔽,避免阳光直射进来。
    “不愧是西夷最有智慧的种族,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终于得见了。”方岚这句话不是因为蛇人只是懂得如何在洞**生存而发出的感叹,而是方岚终于踏上了黄金大殿,近距离地观赏其细节后所发出的。
    这所黄金大殿有七十余级台阶,每二十级便分一层,第一层除了四个守卫之外,种满了阴生的奇花异草,散发出阵阵的幽香。
    第二层就只有两个守卫了,不过和第一层的雄壮蛇人不同的是,这两个蛇人身材并不算高大,手中也没有武器兵刃,只有浑身缠着的锁链似乎能作御敌之用。
    再往上一层便是方岚二人所要去见的蛇母所在,这一层的守卫更是奇异,竟然是一条嵌满了黄金的机关巨蛇,直径约有一米的蛇神横陈在方岚面前,看不到头在何处。
    “克斯,我们要去见母上,把你的屁股让一让。”黑衣蛇人对着这一坨巨大的“金黄盘蛇”说了一句,顿时就见那蛇身急动,甚至带起了隐隐的震感,另外半截蛇身体从不知什么地方钻出来,贴近了黑衣蛇人,似乎想看清来者究竟是不是自己人。
    方岚看着探过来的“东西”有些无语,无论是镀着金的八块金光闪闪的腹肌还是肱二头肌,看起来都有些滑稽,然而方岚也笑不出来,毕竟从他身上传来的压迫感是实打实的,自己若是笑出声,怕是这巨蛇人一拳下来,自己就要被打个对穿了。
    巨蛇人克斯在黑衣蛇人脸前十厘米处盯着他看左看右看了半分钟,然后又转过头在方岚脸前左看右看,然后发出了一种浑厚的,充满着童稚感的声音问道:“鳞叔,他是谁啊。”
    “母上在等的人。”黑衣蛇人没有多言,而那巨蛇人克斯也没有多问,“哦。”了一声之后,便扭动起自己的庞大的身躯,片刻之间便让出了一条通往最上层的道路。
    可让方岚感到浑身不自在的是,在克斯挪动身体的同时,他的上半身根本没有动作,还是在方岚脸前来回来去地观察者方岚。
    等克斯完全让出了道路,方岚赶紧跟着黑衣蛇人的脚步,踏入了蛇母居地。
    “她就是蛇母?”方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侧过身偷偷轻声问了黑衣蛇人一句。
    黑衣蛇人没有理方岚,只是向着欠身行礼,开口道:“母上,您所要找的人,我带来了。”
    “什么?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吧,我只是来求取一个信物,蛇母要找的人是谁你都没告诉过我呢。”方岚心中一万句话说不出来,只能静静地等着蛇母的反应。
    那躺在白玉牙床上的少女闻言缓缓起身,转身下了牙床,一双白皙的小脚踩在了一张虎皮地毯上,如瀑一般的银白色长发从她肩头散下,一身浅黄色的素裙衬出了她恬静贤雅的气质。
    “是啊,我就是蛇母,这副面貌不过是化形而已,人老了,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只能自己变来变去解解闷儿了。”这种话从一个看起来年不过十八的少女口中以这种老气横秋的口吻说出来实在有些令人诧异。
    “见过蛇母,小道方岚,游学至此,见山上灵气丰茂,故想上山修行几日,路遇这位阁下,一定要我来拜见您才能上山,所以唐突来访,望您见谅,还有,小道也并不是他口中所说您所寻之人。”方岚恭恭敬敬地行礼鞠躬,毕竟身边这个黑衣蛇人都已经能随手捏死自己了,那这个蛇母岂不是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魂飞魄散。
    “无妨,这离云山好久没有人来过了,我所等的,就是下一个来到此地的人类罢了,鳞独并没有说错。”蛇母站起身来,仿佛很久没有运动了似的,伸展了一下腰肢便浑身咔咔作响,让方岚一时头皮发麻。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到达此处的人,其他人来没来过,或者是走了其他的路。”方岚心中暗想。
    “至于为什么在等你,这说来可就话长了,我看你行迹匆匆,一定是在赶时间吧,我也就长话短说了,你要去的离云峰顶的云泉池,是虎族领地,你若是能杀了虎族虎王,其余得喽啰我便替你清理了。”蛇母表情轻松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倒是让方岚没反应过来。
    “蛇母,且不说我是不是一定要去替你杀虎王,就算是我想,就凭我筑基后期这点修为,怕是连你口中的喽啰也打不过吧。”方岚可是刚刚学会了‘量力而行’四个字,怎么会贸然答应这种一看就是去送死的差事。
    “用武力解决问题一向都不是我们蛇人的行事作风,所以,这才是我选择了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