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狗官受死 > 第13章 惊世之才
    盯着强势霸道魏荣,在场众人很难想象,他就是百花城的一城县令父母官。

    如果不是知道,定然以为他是个地痞恶霸街头无赖。

    何况二十万两太多了,天下间哪有因为一场小矛盾,就非索要如此巨额财富的。

    类似情况,几十两几百两行,几千两也无伤大雅,可上万两的话,就有点过分了。

    不管怎么说,在众人眼里,魏荣这就是单纯的敲诈勒索。

    事实的确如此,如果按照正常来讲,索要赔偿金数额百两左右顶天。

    这对普普通通衙役而言,已是一笔高额赔偿。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谁掏这个钱谁就是傻子。

    奈何众人不知,为了累积天道点和功德点,魏荣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借机敲诈二十万两,简直小儿科。

    谁叫你们嚣张欺负人了?

    这就是代价!

    魏荣目光一寒,问道:“就问你…给不给?”

    “不给!”白脸公子态度坚定道:“众目睽睽,我就不信你能将我如何。”

    话落,白脸公子微扬下巴,目光中对德行恶劣县令,充满鄙夷。

    周围富家公子小姐一样,个个投来轻蔑目光,他们不信县令敢当众做出令人发指的事情来。

    啪~

    魏荣直接出手,闪身一动,以聚元巅峰碾压式的优势,一拳砸在了白脸公子右眼窝上。

    顿时之间,白脸公子踉跄后退,右眼窝乌青,生疼不止。

    他是想躲,可完全躲不开。

    修士之间,修为境界相差一个时期,将拥有决定性优势。

    “你!!”左眼疼痛未尽,右眼疼痛袭来,这让白脸公子满心羞怒之下,重新认识了眼前人。

    说动手就动手,这县令小子,似乎并不担心惹来什么可怕后果,简直如同莽夫一般。

    围观富家公子小姐,被惊掉了大牙。

    每个人在魏荣出手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暗叫这也太嚣张了吧?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在出拳击打了白脸公子右眼后,快速跟上的魏荣,一手拎起前者衣襟,一拳快速连连挥砸。

    不打别处,只打眼睛,打完左眼打右眼,打完右眼打左眼。

    不是瞧不起人吗?不是狗眼看人低吗?不是目中无人吗?

    很好!

    那就捶爆你的一对儿招子!

    “给不给,给不给,给不给,给不给,给不给,……”

    啪啪啪啪…

    就听寂静的酒楼内,只有拳头捶打眼睛声,以及魏荣的一句句‘给不给’响起…

    见识了什么叫野蛮后,富家公子小姐害怕了,眼前这位根本不是他们‘心目中’的县令。

    这哪里是官,分明就是土匪恶霸。

    白脸公子随仆救主心切,刚刚冲上来,就被一脚踹了回去,捂着肚子痛苦不已。

    至于其他人,哪里有人敢出手相助。

    这样的县令,可是没有谁敢轻易得罪。

    白脸公子也是满心绝望,本来有意结交这些百花城的才子才女,现在才发现,他们个个不过懦弱之辈。

    只是遇到一个恶霸莽夫般的县令,就没有人敢吱声援助了。

    白脸公子暗暗悲伤,可惜了我的一腔热忱。

    实在受不了被连续捶打,无奈之下,白脸公子只好吞咽下羞辱,开口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给,我给,我给还不行么。”

    闻言,魏荣才是停手道:“早给不就结了?偏偏要饱受皮肉之苦,活该挨揍。”

    其实魏荣并没有下狠手,不然聚元巅峰直接捶打聚元后期眼睛,几拳就捶爆了,哪里还能让你目视看清。

    这点,白脸公子心里明白,围观众人也明白。

    只不过他们认为,魏荣不是手下留情,而是不敢真伤了人家眼睛,毕竟那样就把事情搞大了。

    脸上再也没有了傲色的白脸公子,命令随仆拿来二十万两银票捏在手中,压低声音喝道:“就没见过如你这般凶残之人!拿去!”

    接过白脸公子猛递而出的银票,魏荣笑呵呵道:“谢了!”

    与此同时,脑海天道系统中多了20天道点,加上之前剩余80天道点,正好100天道点了。

    功德点剩余107点,这样就可以兑换终阶修技雷开了。

    心情大好,魏荣满脸春风道:“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转过身来,命令几名衙役道:“回县衙!”

    此时此刻,几名衙役激动坏了,他们万万没想到,最终会是如此好的结果。

    这才是我们的县令大人啊!!

    几名衙役想法,如此这般。

    盯着几人离去背影,酒楼众人安静无言。

    他们在想,如此莽夫县令,定然没什么才华,那传言果然是真的。

    齐家公子灵机一动,附耳白脸公子道:“公子,传闻这魏荣并无才华,县令一职是花钱买来的,如今他的表现正验证了此事,公子可借此来安抚心中不平。”

    白脸公子两眼乌青,盯着魏荣背影,像个小怨妇一样,拳头紧握,牙关紧咬,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蹦出两个字来道:“粗鲁!”

    “你说什么?”猛然听到耳边齐公子声音,白脸公子面色一动,赶忙追问道:“果真如此?”

    齐公子道:“千真万确,此传言百花城人尽皆知,只是没有真凭实据而已。”

    又见其他富家公子小姐点头,相信此事为真的白脸公子,猛然来了信心后,对着即将踏门而出背影道:“魏荣,你果然并无真才实学,花钱买官,可是欺君之罪。”

    “我若不去告你,岂不是让你误国误民,祸害无辜百姓,哼。”

    知道白脸公子来历不凡,他敢这么说,那魏荣就蹦跶不了几天了。

    于是,富家公子小姐个个面露讥讽,暗暗幸灾乐祸。

    魏荣啊魏荣,你一个莽夫而已,连诗词都不懂,也配做我百花的一城父母官,还是准备好去坐大牢吧。

    魏荣定步在门口,短暂安静后,头也没回的说道:“小白脸你别搞事情,看在二十万两的面子上,今天我就不与你计较。”

    他们说的没错,前身这个县令,还真是花钱买来的。

    因为没有人愿意来百花城当县令,所以偶然机会,前身只用了二十两银子,经人介绍,就坐上了一城父母官位置。

    此事虽然机密,但的确是存在的事实。

    为了不让这个小白脸真的去搞事情,魏荣踏步迈出酒楼前,想了想,觉得还是留下点什么好。

    “告辞!”

    脚步踏出,魏荣悠悠之声响起…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词句传来,酒楼内所有人痴呆,包括酒楼掌柜。

    回味句中意境,渐渐的,众人激动狂喜,那种突然听到惊世之句的幸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酒楼掌柜摇头晃脑,复述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好句啊好句,可惜并非全篇,肯定还有,可惜了可惜了,如此神句,我却想不到与它更好的词组。”

    盯着人去楼空的门外,酒楼掌柜暗道:“没想到啊,县令大人竟然暗怀惊世之才,倒是我眼拙了,羞愧羞愧。”

    “这句太好了!!”

    富家小姐们娇躯颤抖,沉静在词句的意境中,久久无法自拔。

    富家公子们摇头晃脑,一遍遍复述,口中只有两个字不停发出,好句,好句。

    至于白脸公子,先是痴呆,后是惊喜,接着整个乌青眸子都是闪亮了起来。

    惊世之才,惊世之句,不枉百花一行。

    再也不想耽搁,连随仆都来不及招呼,白脸公子满脸兴奋追门而出…

    魏荣领着几名衙役,悠闲走在回县衙路上,心情相当美好,毕竟20天道点算是到手了。

    而借用大家之词,着实羞愧了一些。

    因为时间太久,只记住这些,其余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就连词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更别提作者了。

    魏荣心道:“您老勿怪,愿您老在天堂幸福自在。”

    “魏兄请留步!”身后传来声音,满语气亲切。

    魏荣回头四下瞅了瞅,见没旁人,便是盯着快步走来白脸公子,眯眼问道:“小白脸,你喊错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