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狗官受死 > 第11章 我也江湖
    走出房间,魏荣脸色有些凝重的问道:“怎么回事?”

    灰头土脸,满身酒气的衙役,低头回道:“我们,我们在聚贤楼吃酒,被一个外城来的富家白脸公子给打了,他还说,还说…”

    魏荣问道:“他说了什么?”

    衙役声不可闻道:“他说就算聚元后期修为的县令大人你去了,他也照打不误。”

    “哦?还有比我更嚣张的人?”魏荣微微惊讶后,问道:“冷志人呢?”

    衙役回道:“冷捕头外出公干,现在还没有回来。”

    魏荣二话不说,伸手一指道:“走,我们去聚贤楼。”

    路上,衙役将事情经过详详细细讲述了一遍,听之后,魏荣觉得对方着实过分了一些。

    虽然几名衙役没有给他们面子,但羞辱殴打就不对了,也不看看几名衙役是谁的人?

    自从冷志将银两分给了弟兄们后,弟兄们如同儿时过年一般,完全开心坏了。

    他们除了感激自家大人外,也更加敬佩了起来。

    说到做到,能让前来找麻烦的邱温,最后不但乖乖离去,还留下了补偿金。

    这种事情,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高兴之余,几名休差衙役换上常服,约到一起去百花城最好酒楼吃酒。

    他们围坐在一楼大堂,吃喝足足两个时辰,也不曾离去,因为开心坏了。

    自从当了衙役,就没有这么开心过。

    奈何临近傍晚,酒楼里来一群富家公子和小姐,他们以酒助兴,以诗会友,要包下酒楼欢乐一晚。

    在清场的时候,酒楼伙计的喊话,几名衙役并没有关心,因为他们已经喝到醉醺醺状态。

    就在一楼大堂只剩下他们一桌时,酒楼伙计笑脸上前请求,好言请几名公差大哥回家去。

    有生以来,难得高兴这么一次,觉得被扫了兴致的几名衙役,罢了罢手,让酒楼伙计一边忙去。

    正好一名富家公子路过,发现了状况。

    知道是县衙的衙役后,这名富家公子言语羞辱,举止猖狂,欲将几名衙役强行轰赶出去。

    借着酒劲,几名衙役不服气,就言语说重了几分。

    接着,富家公子不再相让,狠狠将几名衙役,连带县令在内,羞辱了一番。

    满心敬佩自家大人的衙役们,觉得别人羞辱自己可以,但羞辱自家大人万万不可以。

    他们也不怕得罪了这位富家公子,与之针锋相对起来。

    气氛剑拔弩张之际,从酒楼外走进一名白脸公子和一名随从仆人。

    进来之后,白脸公子得知是何种情况时,直接选择站队富家公子富家小姐一边。

    他当场吟诗一首,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喝彩。

    那些富家小姐见白脸公子长得俊,才华横溢,一时间眸中更是异彩连连。

    于是乎,白脸公子当场训斥了几名衙役,怪他们不尊重文化,不给才子才女们共赏佳作的空间。

    又见几人醉醺醺模样不成体统,白脸公子就顺口诋毁了县令几句。

    就是这几句诋毁,再次惹恼了几名衙役,于是就动手了。

    魏荣问前来报信衙役,白脸公子吟了什么诗,报信衙役却是给忘了。

    了解了整个过程后,也渐渐靠近聚贤楼,魏荣大步迈进。

    刚刚进门,就听到有一个柔声柔气的声音道:“今天打了你们,是教你们怎么做人,你们县令此刻若来,我一样教他。”

    “哦?是谁想教我呀?”魏荣声音响起,大步靠近人群。

    酒楼掌柜和酒楼伙计们,见县令大人亲自来了,自然是躲的远远的。

    他们不是惧怕,而是想看看无能无才的青年县令,如何被这群富家公子小姐羞辱。

    毕竟,魏荣的前身上任县令三年,从未被人敬畏过,也没做出过什么贡献。

    相反,坊间有很多前身的不好传言。

    所谓民不与官斗,富家公子们和富家小姐们,虽然眼神中充满了轻蔑,但让他们肆无忌惮的当面嚣张,还是不敢的。

    自觉的退开一条过道后,魏荣大步来到围观中央。

    看着被打倒在地,鼻青脸肿的自己属下们,魏荣喝令道:“没出息,连个小白脸都打不过,都滚过来。”

    几名衙役满脸委屈,灰头土脸起身,躲在自家大人身后,再也不敢多言。

    最先和几名衙役针锋相对的那名富家公子,附耳白脸公子道:“他就是本城县令魏荣,昨天才突破到聚元后期,公子你虽也是聚元后期,但可比他厉害多了。”

    白脸公子点了点头,怒于魏荣刚刚称他小白脸之言,踏前一步,满脸不快道:“你就是百花县令魏荣?”

    魏荣先是打量这位白脸公子,身姿挺拔,仪表堂堂,一身青绸白缎华贵长衫下,裹着细长之躯。

    刚进门时听到声音,还以为是女扮男装,见到人后,才发现并非如此。

    他只是声音柔了点,身子骨柔了点,除此之外,他的确是个男的。

    魏荣管他是什么来头,当即喝问道:“你,可知他们是衙门公差?你,可知辱骂殴打衙门公差是何罪?”

    白脸公子嗤之以鼻,开口道:“不管他们是不是公差,有错在先,后又辱骂动手,终究是不对,我训斥他们教训他们,是让他们明白自己哪里错了。”

    魏荣呵呵一笑,质问道:“那我倒是想问问,他们哪里错了?”

    白脸公子回道:“酒楼伙计已经逐客,他们赖着不走,第一错,我身后这位公子让他们离去,他们不肯,第二错,我来之后,让他们离去,他们不但不肯,还言语辱骂于我,第三错。”

    “我出手教训他们,他们还想反抗,第四错,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尊重文化,不尊重饱学之士,此乃大错特错。”

    “完了?”魏荣问。

    “就这些!”白脸公子一脸傲气。

    魏荣眼睛一眯,逐一反驳道:“酒楼伙计可有说明原因?难道他不是以几名衙役喝多,请他们回家休息为由?说有人包酒楼了吗?”

    酒楼伙计在旁,小声道:“我,我以为开始喊话时他们听到了…”

    闻言,全酒楼安静。

    魏荣继续反驳道:“你身后公子我不熟,他爹齐怀远我倒是认识,那我问你,他是让几名衙役离去吗?难道不是喝骂他们在先?难道不是他不将县衙衙役放在眼里?”

    齐家公子无言以对,只能强词夺理道:“他们喝的烂醉如泥,大声喧哗,我骂他们几句哪里不对?”

    魏荣不与他多言,直接道:“辱骂公差,诋毁县令,等会拿你回衙门问罪,看你爹能不能保你。”

    “你,你敢,我,我爹可是齐怀远。”齐家公子结结巴巴道。

    “齐怀远是有钱,可还管不了朝廷命官。”警告一声,魏荣接着道:“你身为外城人士,来我百花城也就罢了,竟然还以客赶主,是谁给你的勇气?就因为你吟了一首什么破诗,得到了他们的青睐?”

    “至于这几名衙役如何,自然有我提点,何时需要你来教训?”

    “你先辱人,后又动手打人,他们不该反抗吗?”

    最后,魏荣目扫全场,讥讽道:“就你们,也能代表文化?也敢称饱学之士?”

    话音落下,全场讶然,一时间竟然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开口反驳。

    安静了少许,还是白脸公子微扬傲气的下巴,不屑道:“你又懂什么,怎可胡乱评判我作之诗。”

    说来就来,白脸公子满身自豪吟诗道:“亭台楼宇百花香,才子佳人聚贤堂,外城人士游至此,偶遇此景友满肠。”

    再次吟完,富家公子小姐热烈喝彩,个个兴奋不已。

    亭台楼宇百花香,形容的是百花城是个好地方。

    才子佳人聚贤堂,说有才子和才女相聚在这聚贤楼。

    外城人士游至此,指的是他白脸公子游山玩水到了此处。

    偶遇此景友满肠,说偶然间来到这里,看到这些聚集在一起的才子才女,白脸公子的交友之情,已经填满了整个肠子。

    简而言之,是白脸公子在表达,他是多么想和才子才女成为朋友。

    诗嘛,上学的时候魏荣也背过,至于它是什么意思,早就忘记了,现在光听也理解不了。

    所以对方吟完之后,魏荣眉头一皱,开门见山道:“上学的时候语文不好,你这破诗我听不懂,所以你就别逼逼了,听着难受。”

    白脸公子一脸好奇,询问道:“何为语文?何为逼逼?”

    “……”魏荣白眼一翻,懒得多解释道:“不懂就慢慢悟,现在你和齐家公子跟我去衙门一趟吧,辱骂殴打公差,诋毁一城县令,呵呵,你们自求多福吧。”

    冷笑之后,魏荣威严命令道:“来呀,将他们给本官押回去,有谁敢反抗,罪加一等。”

    见县令大人将这些所谓饱学之士反驳的哑口无言,自个都觉得扬眉吐气的衙役们,扬起鼻青脸肿的脑袋,非常大声应命道:“是!”

    “慢着!”情况有些不对,白脸公子急忙阻止道:“他们穿着常服,你也没穿官衣,就不能说是辱骂殴打公差,你和我们之间针锋相对,也只能算江湖恩怨。”

    “至于诋毁一城县令,那就更谈不上有罪了,身为县令,本就应该给众人以评判的自由,被诋毁了,证明是你做的不好,怪不得他人。”

    “哦?”魏荣感到一点意外道:“没想到你这白脸小子,还挺会钻空子的嘛,怎么?你是想江湖事江湖解决?”

    齐家公子在旁急忙附和道:“对,这只是江湖恩怨。”

    白脸公子得意洋洋道:“公堂之下,不穿官家之衣,皆为江湖儿女。”

    事情演变成这样,让得富家公子小姐喜出望外,纷纷将崇拜目光投向白脸公子。

    他们在想,县令不愿意就会落下臭名声,表示怕了。

    答应了,自知没有白脸公子厉害,最后只能颜面扫地离去。

    呵呵,看你怎么办吧。

    “正合我意,咱们江湖事可以江湖解决。”整理了一下情绪,魏荣盯着白脸公子自傲小脸,忽然破口大骂道:“你特么的算哪根葱?老子的弟兄你也敢动?”

    嘎!

    全场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