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狗官受死 > 第7章 悬案逆转
    县令大人的震喝,让得整个公堂寂静无声。

    不管是当差衙役,还是围观百姓,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与意外。

    多少年来,百花城县令在邱家面前,无不是点头哈腰,哪里敢重说一句半句。

    而今天,魏荣县令不但当众震喝了邱家少爷,更是以罪名警示,大有再敢造次,就拿你依法严办之意。

    县令大人魏荣如此刚正不阿吗?他就不怕惹恼了邱家?

    公堂上众人心中忐忑,皆是为没什么背景没什么强横实力的县令大人捏把汗。

    邱少智同样被惊讶到了,满脸怒火更甚,他死死盯着官案后魏荣,恐吓道:“你敢定本少爷的罪?”

    魏荣虽言语震怒,面目表情却威严冷静。

    他起身从官案后走了出来,让冷志退到一旁后,站在邱少智面前,威严道:“我朝公堂,公堂命官,岂容轻蔑。”

    “邱少智,你若再对公堂和本官不敬,本官必将你关进大牢,严惩严办。”

    “小县令你!!”邱少智满腔怒火,几乎失去了理智。

    对他而言,眼前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不会发生才对。

    自小到大,好几任县令,无不是对邱家,对他邱家少爷恭恭敬敬。

    就算在这公堂之上,被告问案,邱家人永远是坐着站着,从未跪过双膝。

    邱少智忍无可忍,受不了这种羞辱,他根本不去考虑压抑什么后,直接爆发修为,施展出了修技。

    聚元中期修为,高阶修技略有小成,对付眼前小县令足够了。

    谁都知道,百花城县令魏荣,也不过聚元中期修为,尚未习得高阶修技。

    “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森冷话语出口,邱少智直接出手:“虎啸拳!”

    吼~

    拳头砸出来时,一颗虎头幻影浮现,发出响亮呼啸之声。

    在所有人紧张之下,魏荣眼睛一眯,催动丹田灵元,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就将拳头迎了上去…

    砰~

    两只拳头相撞,力道刚猛。

    就当众人认为县令必然会落于下风时,不曾想,邱少智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足足十几米远,重重跌落在地。

    喉头一甜,邱少智狂吐一口鲜血,一时间无法爬起身来。

    趴在地上,邱少智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是聚元后期修士?”

    纹丝不动的魏荣收回拳头,却是没有搭理重伤邱少智,也没有让衙役立刻将他擒拿。

    他的目光,是落在了赵琴身上。

    盯着魏荣目光,赵琴目瞪口呆,心中的震撼不亚于常伴县令身边的冷志。

    昨日魏荣亲自展示过修为境界,不过聚元中期,距离突破到聚元后期,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纵然是天纵奇才,纵然是二妹寒若霜,在没有特殊情况下,想完成此过程,也至少需要一年以上时间。

    而魏荣仅仅一个晚上,就从聚元中期突破到了聚元后期,他是如何办到的?

    在赵琴看来,这几乎是不存在的情况。

    心头一震,醍醐灌顶,目光闪烁的赵琴心中吃惊道:“莫非昨日他是有意为之…是故意为了今天在我面前展示修为做铺垫?”

    “他是想告诉我,他可以帮助二妹和三妹,他现在修为实力虽然不够强,但却有着通天本事?”

    明白过来后,心里反而不是特别纠结了。

    因为昨天想了一整夜,赵琴已经把整件事情想的明明白白。

    如果县令真有通天本事,可以帮助到二妹和三妹,那自己冒险一次,又能如何。

    哪怕这件事情不怎么可信,但为了两位妹妹未来,赵琴也愿意铤而走险去搏一搏有可能的机会。

    可惜,县令昨天说的天花乱坠,却无法给人以希望。

    而今天看到了希望,赵琴就有点相信,也许这位青年县令,真有常人不可及的过人之处。

    毕竟,他是能够将一个陌生人秘密,尽数了解的神奇男子。

    所以,当看到希望时,赵琴想法就彻底改变,她决定冒险一次,牺牲自己,为两位妹妹换来可能的机会。

    观其眼,相其面,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于是魏荣喝声问道:“赵琴,本官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邱少智无错,是你欲杀未遂,对也不对?”

    “并且,你杀心未灭,只要能活着,就会继续加害邱少智,对也不对?”

    心中一狠,赵琴回道:“回大人,大人所言不错,民女甘愿伏法认罪。”

    “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公堂震惊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赵琴为何突然反供?

    双方都没有证据,必然是一桩悬案,明明可以活着离开,赵琴为何自寻死路?

    冷志等衙门人无法理解,百姓们更加无法理解。

    至于重伤爬不起的邱少智,就更加无法理解了,他眨了眨眼睛,目瞪口呆在原地。

    邱少智心想,难道我错怪了小县令?

    他是在等待什么,笃定了赵琴今日公堂上肯定会甘愿认罪?

    小县令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知道赵琴此女多么骨硬的邱少智,想破脑袋也无法想明白,只能傻愣愣趴着。

    赵琴接着道:“邱少智以礼相待,委婉道明心意,是我不喜于他,想杀他而后快,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还有机会,我一样不会放过他。”

    魏荣心中邪恶一笑,威严道:“很好,既然认罪,那就签字画押。”

    当堂记录的罪状拿来,赵琴没有犹豫,雷厉风行,果断签字画押。

    收回罪状,魏荣朗声宣布道:“本官现在宣判,凶徒赵琴,杀人未遂,杀心不死,处以极刑,三日后押往集市口当众斩首。”

    赵琴配合,叩首道:“民女赵琴,甘愿领罪。”

    “这…”

    公堂所有人再次目瞪口呆,无法理解如此神奇的逆转。

    赵琴虽然认罪了,但围观百姓并不唾弃她,反而内心之中感到可惜。

    如此貌美姑娘被杀可惜,一位想除掉邱少智这种祸害的侠士被杀,更加可惜。

    “来呀!”魏荣命令道:“将赵琴押回大牢,三日后处斩。”

    衙役:“是!”

    “来呀!”魏荣又命令道:“将邱少智关进大牢,静候发落。”

    衙役们犹豫了下,还是上前道:“是!”

    被架起来的邱少智,原本想着要赞扬一番小县令的,可还没来得及喜出望外,大肆表扬,就要被关进大牢。

    邱少智再次怒了,当众大喝魏荣道:“赵琴已经认罪,我就是无罪之身,小县令你敢抓我?”

    魏荣震喝道:“藐视公堂,辱骂朝廷命官,欲加害朝廷命官,每一项都是重罪,本官岂能不抓你。”

    被架走的邱少智,疯狂挣扎咆哮道:“魏荣,你个王八蛋,老子一定要弄死你,老子可是邱家的大少爷,老子动动嘴就能让你丢掉乌纱帽。”

    “魏荣,你放了老子,你快放了老子,魏荣,我爹他不会轻饶你的,魏…”

    当整个公堂安静下来时,深深看了一眼魏荣的赵琴,也被带离公堂,关进了大牢。

    这一刻,赵琴至少可以确定,青年县令就算和邱家有瓜葛,也不是那种卑躬屈膝阳奉阴违之辈。

    啪啪啪…

    审案结束,围观百姓为敢抓邱家少爷的县令大人魏荣,送上了喝彩掌声。

    就当魏荣洗了个澡,换上舒适常服,刚刚吃过饭时,麻烦很快来临。

    得知儿子被关进大牢的邱温,满脸怒火亲自登门县衙,兴师问罪。

    身为比聚元境要高一个大境界的修士,凝元境的邱温来县衙,犹如走进无人之境。

    人还未见踪影,震怒之声已是传来:“魏荣!好大的官威!我邱温的儿子你也敢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