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第99张地图 > 第一百零四章 市场规则秩序,行商守则
    幸好黑东解释及时,不然白亚,差点就动手将其爆打一顿。
    白亚的怒气消掉后,心里也恢复平静,简单的在心里衡量一翻。
    如果是让俩名昨天抓到的哥布林兑现出去,那么自己就算是奴隶买卖,也不会对自己领地难民的增长造成影响。
    毕竟,这些哥布林枪兵,是他的俘虏,并不是他的村民,也不是效忠他的士兵。
    如果自己把他们兑换了,换个词讲,叫做处置敌人,不就相当于处理战利品吗?
    怎么本领主以前就没有想到这个妙招,看来还是自己对规则了解的太少了。
    不过这黑东,他这胆子还真大,难道就不怕出事吗?
    白亚想到这里,便好奇的问道:
    “他们是元素之力驾驭者,你们是普通人,想让他们干活,就不怕一解开捆绑,他们控制不住吗?”
    黑东对此早有准备,直接从身上取出俩对手铐,吊儿郎当道:
    “你放心,我有这个。”
    白亚待看清这手套是什么,心中微微有些惊讶,居然是元素手铐。
    这黑东,感情就是个隐形富二代啊!
    元素手铐,一种能禁锢元素之力的禁魔宝物,价格昂贵,一旦被元素手铐铐住,三阶之下的元素之力驾驭者,就会变得和普通人差不多。
    白亚见到这对元素手铐后,也不在犹豫,轻声向身后爱丽丝道:“去带俩名哥布林俘虏过来。”
    爱丽丝离开后,白亚从随身戒指中,拿出俩米多长的象牙和巨大的巨鳖壳,说道:
    “以物兑物,这是魔兽材料,每一种可以价值五百金币。”
    黑东点点头,装模作样的上前检测一遍,直到爱丽丝带着俩名鼻青脸肿陷入昏迷的男哥布林,来到白亚面前,才道:
    “我同意这次交易。”
    一旁等候的白亚,听到这句话后,嘴角微微上扬,推了推篮色框架的眼镜,平静问道:
    “刚才说的话,都算数吗?”
    “啊,什么?”
    黑东很快想起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心中觉得有些不妥,不过一看到那十箱中的家禽幼雏,羽毛都没长出多少。
    而且,就算长出一些雏毛,也不一定能通过那稀疏的白羽,看出就是雪鸭,说不定可能就是普通的杂交白鸭而已。
    全身黑的不一定就是乌鸡,可能是普通的杂交黑土鸡。
    那几只被他拿错,混进普通家禽中的雪鸭仔和乌鸡仔,也和杂交家禽一样,才出生多久,羽毛都稀稀疏疏的,贼难分辨。
    就连他自己,这半吊子水平,最多也要等这些幼仔一个月后,身上的羽毛长出来,才分辨得出那些是雪鸭,那些乌鸡。
    这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泛红白衣领主,他能从这十箱家禽里,把雪鸭和乌鸡挑出来?
    黑东打死都不相信,在五百只普通家禽中,挑出几只纯种家禽,哪有那么简单。
    这些普通家禽可都是杂交家禽,不说雏羽,有的体型,可能比纯种家禽都还像纯种的。
    一想到这里,黑东心中不免有些轻蔑和嘲笑,开口道:
    “对,我说话算话,只要你能从这十箱中挑出雪鸭和乌鸡,都可以带走。”
    白亚嘴角微微上扬,推了推眼镜,他哪里看不出这黑东在想什么。
    “好,本领主也同意本次交易。”
    双方一致达成协议后。
    黑东不在掩饰心中的喜悦,立马跳下鸟鞍,走到一旁,被揍成猪样的俩个昏迷哥布林面前,大笑着给他们带上手铐。
    白亚正向那十箱家禽走去,突——听到这行脚商黑东的笑声。
    “噗嗤”一声,白亚也笑。
    这毛头小子,太嫩了,没点本事,敢学人做黑商!
    一看就是,出来行商前,绝对没有熟读过市场规则秩序,也没有认真看过行商守则。
    白亚可是记得,在行脚守则中,有一条非常严的守则。
    行脚商所携带的物种品种,都不得以非等价或者低价,运送给客户,否则死。
    现在想怎么笑,尽管笑吧,以后估计也没有机会笑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好好经商不就行了,为啥要学那些糟老头做黑商?
    不然,本领主还会好心提醒你下,用另外中方式和你进行交易。
    白亚示意身后的范大和陈大,去把那一箱箱保温木箱的箱盖打开。
    一下子,“叽叽”声“葛葛”声不断,一箱又一箱的幼雏家禽,不断的叫着。
    白亚蹲下声,仔细观察。
    它们好小,也就掌心那么大点。羽毛稀稀疏疏,颜色有黑,有白,也有黄褐色的。
    这些幼雏,几乎都是杂交家禽的后代,毛羽什么颜色都有。
    而且看起来,才破壳一俩天,雏毛都还没长多少,怪不得这毛头小仔,敢让自己去挑。
    白亚让身后的范大,将面前一木箱的鸡仔,倒进旁边的木箱里,然后有些故意的提高几分声音道:
    “本领主大人给你们表演,什么叫做慧眼识鸡。”
    范大刚把木箱的鸡仔倒入另外一个木箱,眼中有些疑惑。
    这些鸡仔,好像都一个样,他和陈大也瞧不出,那只小鸡,就是乌鸡。
    “领主大人,真没问题吗?要不要我们也帮你看看,然后你在过目。”
    白亚含笑一声,摇摇头,然后直接对一只鸡毛稀疏的灰黑色小鸡仔,轻声念道:
    “物种,单项检测。”
    “黑土公鸡,黑鸡和土鸡的杂交品种,肉质营养一般,俩个月可出栏,健康…。”
    这只不是乌鸡,白亚并没有多在意,毕竟他也知道,那黑木,就是赌自己,没能在这俩百五十只鸡崽中,挑出数量稀少的乌鸡。
    白亚将这只黑土公鸡仔,放进空的保温木箱中。这个木箱四四方方,底下垫着一层干草。
    这只黑土公鸡仔,一进这木箱,顿时叽叽的叫声叫唤。
    白亚望了一眼,便接着抓起另外一只灰黑的鸡仔,再次轻声念道:
    “物种,单项检测。”
    又是一只黑土鸡,白亚接二连三的挑选了几只黑土鸡,便向另外一个木箱走去,接着挑选。
    白亚现在不急着找纯种的乌鸡,毕竟他还要先选一些不错的雏鸡苗,最后在一只一只的排查掉。
    在白亚身后的黑木,见这位领主大人端起一只又一只灰黑小鸡。
    暗道一句,土鳖领主,就会虚张声势,灰黑鸡毛一看就不是乌鸡。
    也不在去理会身后白亚等人,挑选鸡仔。接着把象牙和巨鳖壳,捆绑在双手黑鹰身上,然后开始观察起这个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