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落日胡尘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转危为安
    至正帝心里也是冷笑,好一个太平,本以为此事只有韩嘉纳一人设计,想不到你也是幕后推手之一,真当朕好骗不成?

    今日朕倒是要看看,你们这帮逆臣还能闹出什么花样!

    “宣!”

    兰心早被脱忽思和哈麻再三告诫如果事发该如何应对,且其家人也被哈麻派人控制起来,上殿后也不再紧张,跪伏下来等着回话。

    “朕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左丞相说哈麻要挟并玷污了脱忽思皇后,并且你能够证明,可是真的?”

    兰心按照脱忽思的吩咐回道:“奴婢不敢欺瞒陛下,我是脱忽思皇后的贴身婢女,平日与皇后形影不离,从没见到哈麻大人对皇后有任何的不敬。”

    太平听后大惊失色,瞪着眼睛道:“你莫不是受了贼人要挟?快如实禀报!”

    兰心想起太平威胁自己家人的丑陋模样,心一狠,再不顾哈麻的嘱咐,抬头大声道:“是丞相大人以我家人的性命相逼,命我陷害哈麻大人,但奴婢怎敢欺瞒陛下?”

    一时间,大明殿内的所有大臣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宫女此话一出,这朝堂又要变天了。

    “陛下!这贱婢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她这是故意害我啊!陛下明察啊!”太平急忙跪下颤声道。

    御史台众人也不知所措,赶忙跪下。朵儿只深深地看了身一旁脱脱一眼,还以为此事是脱脱的手笔,出列道:“陛下,御史台弹劾哈麻利用提调宁徽寺一职出入皇后宫闱之事还需明察。不如暂且罢免了哈麻和雪雪的职务,让其兄弟二人到草原放牧,这样既体现了陛下仁爱,又能警示朝臣。”

    说完顿了顿,看了眼跪在地上发抖的太平,接着道:“左丞相虽然试图欺君,其罪难免,但念在他也是为了陛下着想的份上,恳请陛下从轻发落。”

    朵儿只毕竟在朝多年,此次两边各打一棒,不偏不倚,为至正帝找好台阶,以便了结此事。

    至正帝明白朵儿只的意思,点了点头,“就依右丞相的意思吧。太平德不配位,罢其左丞相之位,贬为翰林学士。御史台此次也有失察之过,贬御史大夫韩嘉纳为宣政使,监察御史斡勒海寿为陕西廉访副使,御史台自他二人之下皆罚俸三月。”

    一个早朝之间,左丞相、御使大夫、监察御史接连被废,再愚蠢的人也知道太平等人这次败的体无完肤,倾其一党之力仅仅是将哈麻革职待查,而且整个过程脱脱还未发一言……

    朝议过后,至正帝回到寝宫,心中仍是无比气恼。本是想让太平和韩嘉纳先坐稳位置,然后再安排脱脱顶替朵儿只,避免脱脱一家独大。哪知道这两个废物竟然打乱了自己布局,拼命的针对哈麻,还将自己搭了进去。

    躺在榻上,想起来昨天的宫女凝香,吩咐身边太监,“将凝香叫来。”

    凝香是哈麻安排进来的人,如果哈麻真的倒台,她在这宫中就没了依靠。

    所以听说了早朝之事后,凝香就思索着如何能帮哈麻化解这一次的危机,听到太监传唤,心想此事有了转机。

    至正帝见到凝香后郁气稍减,苦闷道:“今日早朝比往日都要疲累,朕这身子到处酸疼。”

    “奴婢这就来伺候陛下。”凝香回了话,给一旁的太监使了个眼色。

    哈麻在宫里许多年,一众太监和宫女大多数都与其亲近,因此都依照着他的吩咐竭力为凝香制造与皇帝独处的机会。

    因此得了凝香的示意后立刻把其他人都带了出去,关好宫门。

    凝香为皇帝更衣,伺候皇帝到榻上趴下后,脱下鞋袜爬到皇帝身边帮其推拿。

    “陛下贵为天子,就应当享受着天下人的服侍,各种琐事就应该让那些臣子尽心竭力的分忧才对,哪能什么事都盼着陛下来解决。”凝香双手轻柔,一边揉捏着皇帝背上筋骨,一边轻声安慰。

    “朕好不容易坐稳了这皇位,一心盼望重振大元开国时的盛况,可事实上哪有这么容易。”至正帝心中愁苦此时只能同一个卑微的宫女诉说。

    凝香小声羞涩道:“奴婢愿意为陛下分忧。”

    至正帝反身搂住凝香,眼神迷离道:“那你便好好服侍朕。”

    ……

    一番温存之后,至正帝搂着凝香感叹道:“朕本想励精图治,一扫朝堂颓势,可无奈这帮臣子一点也不清楚朕想要什么。”

    凝香见来了机会,将头枕到皇帝怀里,安慰道:“奴婢虽然不懂国事,但也知道朝中大人还是有对陛下忠诚的。”

    至正帝闻言来了兴致,“哦?那你跟朕说说,谁是忠臣?”

    “奴婢乱言,陛下可不要责怪。”

    至正帝揉了揉凝香秀发,宠溺道:“你尽管说就是,朕不会怪你。”

    “奴婢久在宫中,认识的朝中大人不多,但还是听说过脱脱大人的,他当初冒着生命危险大义灭亲,帮助陛下诛杀乱臣贼子,所以他一定是个忠臣。”

    “不错,若是没有脱脱,朕到现在可能还是个傀儡皇帝,你接着说。”

    “奴婢还敢肯定哈麻大人一定是效忠于陛下的。每逢宫中设宴,送上来的酒菜糕点都是由哈麻大人亲自尝过,才能送到陛下这来的,但凡他发现宫人私下里对陛下有些许不敬,都要拉出去乱棍打死,可以说他的忠诚后宫无人不知。”

    提到哈麻,至正帝更是心中苦闷,叹气道:“哈麻的心意,朕是了解的,自从朕登基以来,他就在我身边伺候。可是这次哈麻不知为何与太平等人结怨,御史台接连上奏弹劾,朕也保不了他,只能让他先出去吃些苦头了。”

    凝香探听清楚皇帝的想法,目的已经达到,贴住皇帝奉承道:“像陛下这样爱护臣子的明君,奴婢能服侍您真是三生有幸。”

    至正帝本就自负,凝香的赞赏让其非常受用,即刻下旨将凝香封为才人。

    哈麻已经被罢黜,即将离京前往草原,凝香便成了他的替代品,开始贴身侍奉皇帝的生活起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