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 第三章 鼠人血统?
    第三章
    直到火堆中传出了一种烤肉的焦糊味,苏源才扔掉手中的木棍,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刚才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是他生命中最刺激的三分钟了。作为一个都市打工兼职扑街写手的宅男,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用木棍打死一个人。
    不,不对,不是人,是野兽。嗯,也不对……那玩意应该叫做,兽人,或者鼠人什么的吧?毕竟人类的身体的,但是长着一个老鼠头。现在回忆起对方的样子,苏源还是会感到一阵心悸。这到底是是什么地方?
    首先,肯定不是地球。那玩意绝对不是地球上的东西。但是对方又说英文,这让苏源又有一些拿不准。一个说英文的兽人?难不成现在的自己,正在接触传说中的里世界?世界的阴暗面正在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这里就还是地球。但是同时,做为一个普通人,接触到了世界的阴暗面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成为主角龙傲天,另一种就是沦为炮灰,死在这种无人知晓的角落。
    而就在苏源脑洞乱开,所谓天马行空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你杀死了鼠人,你获得了一个源力点。你开启了鼠人的强化路线。花费五个源力点,你可以兑换鼠人血统。
    鼠人血统:力量轻微削弱,敏捷轻微提高,生殖能力得到极大提高。天赋能力:杂食。你的肠胃能力得到加强,食谱获得极大的提升。能够安全的食用生肉,未经加工的谷物,未经烹饪的蔬菜,水果,坚果等等食物,而不会对肠胃造成损伤。”
    “…”我刚才听到了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这他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在说话???
    苏源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抓起身边的木棍警惕的环顾四周。这几分钟内发生的一切,让他变得敏感无比。他暴躁的将整个山洞翻了个底朝天,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其它的生物。
    筋疲力尽的苏源再一次坐到了地上。他意识到自己的精神有些失控了。刚才的声音明显的是直接出现在自己的大脑中的。
    苏源连续做了十几个深呼吸。结果空气中焦糊的肉香,混合干燥的空气让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眼泪鼻涕齐出的苏源低头喘息了好一会,总算是回过神来。这时候他才集中精神,开始阅读脑海中的信息。
    很神奇,当他相看的时候,大脑中的那些信息直接以文字的形式,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意识中。他看到了提示,自己杀死了一只鼠人,同时开启了这种鼠人的相关强化路线。
    非常熟悉的无限流套路,不过这个兑换是在他身体内部的。同时,兑换的选项寒酸的惊人,只有一个鼠人血统强化。再看看这个鼠人血统的属性,苏源不由的吐槽了一句,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啊?
    力量轻微削弱???削弱,你确定是削弱。强化血统之后,力量会被削弱,这世间还有这种强化???再看看后面,敏捷轻微提升。然后就是那个天赋了,(生殖能力增强这天赋,直接被苏源忽略了)一时间苏源只感觉有一万个的槽点,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凭心而论,这个名为杂食的天赋,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其实还是很有用的。至少苏源沦落在这种戈壁环境中。很容易出现缺水,少食的现象。不得意的情况下,可能只能吃一些生的事物,或者喝一些不怎么干净的水源,甚至尿液。
    而这时候,杂食天赋,强化的肠胃能力,能够有效的减少他因为肠胃不适而出现各种并发症的概率。从而间接的增加他存活的概率。但是鼠人血统啊,老鼠的血统。怎么看都觉得low爆了好不好。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就是这种low爆的会降低力量的血统,竟然还要五个奖励点数才能够兑换。也就是说,就算是杀一个鼠人确定能够得到一个奖励点。自己也要杀掉五个鼠人,才能够成功的兑换这个对战斗力几乎没有丝毫帮助的血统。
    苏源原地一顿吐槽,但是最终也无可奈何。因为自己的这个不知道是系统,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的金手指,根本不理会他的任何主动询问。只是高冷的给了他一个只有一个选项的兑换面板。
    总而言之,虽然开启了这个疑似金手指的兑换系统。但是毫无疑问,这东西对于目前的苏源没有丝毫的直接帮助。不,还是有一点的。因为系统在开启的时候,提示他。获得了基础的语言通晓。这东西可能就是类似于新手礼包之类的东西了。
    初级语言通晓。你能够快速的学习并使用各种通用语。跟系统一样,单薄到不能再单薄的介绍。不过苏源还是感觉到了一点不同。至少他现在能够迅速的回忆起自己学过的所有的英文单词以及语法。同时能够自如的使用了。不管怎么样,这算是一个不错的新手礼包。只不过对于目前的实际情况,仍旧没有丝毫的帮助。苏源又将目光放在了那个鼠人的血统强化上。
    只是纠结一番之后,苏源还是暂时放弃了。不管从哪方面考虑,苏源都不打算兑换一个老鼠血统,太他妈的掉价了。
    他用木棍连戳带掀的,将那具焦黑的尸体,弄出了火堆。之所以现在才做,主要是害怕这东西没死明白,害怕自己被莫名其妙的反杀。现在对方已经烧的开始炭化了。苏源觉得怎么着这玩意也站不起来了,这才把对方从火里弄出去。
    之后苏源又添了一些柴火,准备先度过这个夜晚再说。他已经非常疲惫了,急需要休息。
    将鼠人的包当做枕头,苏源再一次躺在了被烤热的地面上。望着眼前燃烧的火堆。苏源的意识逐渐的模糊。昏昏沉沉中,他似乎看到了什么?
    是一些人影在快速的朝他跑过来。一些穿着制服,像是某种救援队似的人。他们快速的跑过来。给他喂了一些清甜可口的冰水。同时另一些人开始将他抬上一个担架。
    看起来是获救了。苏源精神一松,就要昏睡过去。恍恍惚惚间,只感觉自己被人用担架抬了起来。整个人飘飘忽忽的感觉很是舒服。
    这担架还是很舒服的吗?以前怎么不知道,坐担架这么舒服?苏源心中这样想到。不过它们这是要把我抬到什么地方去啊……算了不管了。这么舒服,先睡一觉再说……哎,不对,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究竟哪里不对劲呢?哎……管那么多干嘛?睡就完事了……
    两种意识在苏源的精神中纠缠。一种是,实在是太累了,先睡一觉再说。另一种则是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坚持想要想明白再睡。这也算是苏源的一个强迫症表现。这家伙只要心中有什么地方想不通,他能一晚上不睡觉的。
    而就在他浑浑噩噩的混乱纠结时,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