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瓦尔斯塔英雄传 > (387) 命运的赌局
    完这些,皇太子康斯坦茨米德奈特再次狂笑起来,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看到好友诡异的笑容,威廉艾因富特不安地后退了几步;

    “我不是在开玩笑,朋友,你真的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康斯坦茨稍微平静下来,道:

    “别担心,我清醒的很,至少目前如此。但是嘛,只要能让我探究到宇宙万物的真谛,即使真的发了疯也没什么。”

    “康斯坦茨,你的想法相当危险。”

    “威廉,我问你,如果一个疯狂的科学家站在你面前,他要用非常诡异而且极赌手段去拯救你的爱人,而你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你愿意那样去做么?”

    威廉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愿意,为了艾德嘉,我愿意做任何事。”

    “恭喜你,威廉,你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痴情,我刚刚骗你呢,用不着你去冒险,因为那还轮不到你出手,我会冒着危险去尝试利用这黑暗的知识,毕竟我是艾德嘉的亲哥哥嘛。”

    威廉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该死!你真的打算要动用黑巫术?”

    “当然要试一试,威廉,你自己刚刚也了,为了艾德嘉,愿意尝试任何方法。”

    “话是那么,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和巫毒教拉上关系不是什么好事,或许我该离开这里了,外科手术虽然有极高的风险,但总比巫术来得可信,请恕我先告辞了。”

    眼看威廉要走,康斯坦茨拉住了朋友的胳膊:

    “威廉兄,你现在怎么变得如川怯而保守?你上过战场,应该比我这个书呆子勇敢一百倍才对。

    想想看呐,若是成功了,不仅能救我妹妹的命,更能在科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康斯坦茨米德奈特将会成为18世纪初最伟大的科学家!”

    威廉艾因富特呆呆地站在书房门口,看着自己这位身份尊贵的老友一脸兴奋地大喊大叫,尽管他不愿相信,但现在他感觉这位朋友的确是已经疯了,而且疯得还不轻。

    “康斯坦茨,我真的强烈建议你去找精神科医生看看,我该回去了,这会儿医生们的会诊应该结束了,我还得去给艾德嘉的伤口换药呢。”

    康斯坦茨再次拉住了朋友的手,对他轻声出一个单词:

    “眼睛。”

    威廉有些摸不着头脑:“眼睛?什么意思?”

    “我可怜的妹,她的视力被毒雾破坏了,

    想想看啊,威廉,就算妹她格外幸载撑过了手术,就算皇家御医们取出她体内的所有弹片,成功抑制住全部的伤口感染和后期的并发症,可是你想过没有,她的眼睛怎么办?”

    威廉艾因富特心里一震,脑子里全是艾德嘉那双紫罗兰色的大眼睛,若是她成了盲人,以她活泼好动的个性,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威廉那双湛青色的眸子瞪着木门,神情阴郁地道:

    “就算她变成盲人也无所谓,只要能活下来就好,我会娶她,指引搀扶她一辈子,我会念书给她听,我的眼睛就是她的眼睛。”

    “啪啪啪……”康斯坦茨鼓起了掌:

    “真是令人感动,不愧是我妹妹看上的男人,可惜这结局还不够完美,威廉,尝试我的方法,黑巫术或许能做到目前医学做不到的,为我妹妹找回她的光明。”

    威廉摇摇头:“那不可能办到,皇家御医过,艾德嘉的视网膜虽然完好,但是视神经已经彻底坏死了,不存在任何康复的可能。”出这句话的时候,威廉的青色眼眸里充盈着热泪。

    “不,威廉,你错了,并非办不到,而是现代医学不够发达而已,我们需要大胆去尝试更激进的办法,去尝试我们还无法理解的东西,索斯卡亚古代黑巫术就是这唯一的机会,像艾德嘉妹这样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若是成了盲人也太可怜了,没了视觉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着,康斯坦茨从抽屉里拿出一枚古旧的羊皮卷轴,解开皮绳后将其平铺在桌面上:

    “看看这个,威廉,这卷轴上的契约法阵就是苦口的良药。

    神话传中隐藏着极为隐晦难懂的知识,我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其原理,却已经知晓了利用它的方法,能让妹重获新生的机会就在眼前,你确定不去尝试一下么?”

    威廉艾因富特攥紧了拳头,他的心中非常纠结,

    一方面是成功率极低的外科手术,手术失败就意味着死亡,即使侥幸成功了也会失明。

    另一方面是看上去有些疯狂的皇太子与他所热衷的黑巫术,如果他的是真的呢?要不要赌一把?

    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用力拍了下桌子,大声道:

    “哎,不管了,没时间了!我决定了,就用你这该死的、疯狂的办法吧!

    我可是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康斯坦茨,就算不为了我,为了你妹妹也要尽力啊!”

    “废话!那还用你?她可是我最疼爱的妹!为了家人,我愿意去冒任何危险!我现在感觉热血沸腾,不吃饭了,咱们这就出发吧。”

    康斯坦茨走到衣架旁,披上了自己的大衣,把卷轴塞进衣袋里,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柄样式古怪的刀递给威廉。

    威廉接过刀看了看:“这是什么刀?看起来像是古董。”

    “巫毒教的祭祀刀,母皇陛下杀掉了一名龙骑士,从他的尸体上抢来的战利品,我从战争大厅的战利品仓库里将这宝贝偷了出来,有了这东西才能使用古籍上记载的黑巫术。”

    “算了,管它什么东西,用得上就行!咱们走吧,我的马车就在门口等着呢。”

    “等等,还有个重要的祭品得带上。”康斯坦茨打开书房的门,唤来了皇太子寝宫的女仆长:

    “丽莎大婶,麻烦去叫把我的马僮叫来。让他把我马厩里的那只山羊牵到院子里,就是前些我从集市上买来的那一只,把它放到威廉少爷的马车上带走,。”

    “如您所愿,皇太子殿下。”女仆长带着一脸的疑惑出去了。

    “带山羊干什么?你要开烧烤派对嘛?”威廉问道。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家伙可是今晚行动的主角。”

    5分钟后,威廉和康斯坦茨坐上了马车,强壮的马僮将一只成年山羊抱到了马车后部的行李架上,然后用麻绳牢牢捆住固定,山羊惊恐地大叫起来。

    威廉捂住耳朵:“妈的!这畜生吵死了,咩咩咩的叫个没完没了!卫兵们会嘲笑咱们的。”

    马僮道:“不必担心,大人们,我这就让这家伙闭嘴,”

    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个新鲜的胡萝卜喂到了山羊嘴里,咩咩的声音立即消失了,山羊咧开大嘴满足地咀嚼起来,把自己被捆起来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嘿,干得好,大比利,不愧是我太子宫的马僮,脑子就是灵光!”

    康斯坦茨从裤兜里掏出来一枚银币抛给马僮,“这是赏你的,买酒喝去吧。”

    威廉对着马车驭手吩咐道:

    “带我和皇太子殿下去金湖宫疗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