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1255再铸鼎 > 第224章 崇明
    1260年,8月10日,长江口。

    魏万程扒着船舷往下看了一会儿,问道:“至于这么紧张吗?这片这么开阔,我看水也挺深的啊,你这冬至虽然是海船,吃水不也没到三米吗?”

    这时一阵北风突然吹来,船只迎风偏航,李涛赶紧指挥水手降帆转向,等了好一会儿风向恢复正常,才挂了半帆继续前进。

    他心有余悸地擦了擦汗,对魏万程说道:“这长江平均深度确实不浅,但是是平均啊。有深的地方,但也有些地方特别浅,而且底下是流沙,位置经常变的。即使是老师傅也不敢保证一定不会搁浅,不然这附近为何大多用的都是平底沙船?”

    “嗯,你说的对,那交给你了!”

    魏万程大大咧咧地点点头,然后去找陆秀夫谈心去了……其实他也不是不担心,只是又不是他开船,担不担心都影响不到航行结果,干嘛非要吊着个胆子折腾自己呢?

    过了一会儿,船只有惊无险地上溯到了嘉定县附近——可就在这时,北边出现了一艘双桅沙船,转向向他们这三艘船驶了过来!

    这艘船顺水而行,速度很快。李涛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见船上打了一个“张”字旗号,不禁皱起了眉头。

    “什么鬼,冲我们来?眼瞎了吗?”

    在这附近打起“张”旗的,应该是远近闻名的崇明海盗张瑄了。这张瑄与同行朱清携手,是邻近海盗的盟主,盘踞崇明岛,称霸一方。不过他们行事不算过分,一般只收保护费,不常劫掠,而且一般只在近海活动。东海商社的船队向来只走外海,与他们没打过什么交道。

    李涛倒不怎么怕这些海盗,但是有些奇怪:今天我们可是打着官旗啊,按说海盗躲都来不及,怎么敢主动撞上来?

    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前面一艘宁海军战船非但不迎敌,反倒朝冬至号划了过来。一个队正自船上露出头来,朝着东海大船喊话道:“李……少校!眼看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先去崇明岛上歇息一晚吧?”

    啥?去崇明岛?那个海盗窝?我没听错吧?你可是官兵啊!

    李涛瞠目结舌地问道:“崇明……能停?”

    见李涛一脸懵逼的样子,那个队正解释道:“不要紧的,崇明岛上好汉虽多,但是讲规矩的,而且张部将与他们也熟……呃,没什么,总之前方不远就是崇明镇,这附近也就那里适合落脚了。”

    这些海盗能明目张胆地在长江口盘踞,自然是与官府有勾结的,但没想到连临安的宁海军都能扯上关系。

    李涛皱着眉头问道:“去南边停靠不行吗?”

    队正苦着脸说道:“少校,这南边嘉定县江边无人,而且河道多年没整治,淤积得厉害,您这大船肯定泊不进去,别的都是荒郊野地,总不能回头去吴淞口吧?还不如接着往前去崇明呢。”

    江南岸就是后世的上海地区,此时此地虽然并未发展到后世那般极度繁华的境地,但也已经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当下这片区域主要有华亭、嘉定二县,一南一北,前者县城在后世的松江区附近,后者就是嘉定区。这块区域水土肥沃,稻麦皆可种,一年两熟,又盛产蚕桑,还有着优渥的区位优势,想不发达都难。其中光是华亭一县,就能给朝廷供应四五十万石的常赋(加赋往往数倍于常赋),比西边的整个平江府(苏州)都高,真是富得流油。而且文风极盛,赵宋南迁之后这里出了上百个进士,说出去吓死人。

    队正说南边都是荒郊野地,自然是有些片面的,但也不无道理。华亭县虽然繁华,但主要人口都集中在内陆,海边确实没什么人。别说现在,就是后世的上海,市区也挤在黄浦江附近,没多少人去海边吹风啊。

    江南岸的主要港口都是内河港。之前有一个著名的青龙镇,位于华亭县和平江府的交界附近,海船可以通过吴淞江溯流而上,停泊入一大支流青龙江中,直接接入繁华的江南贸易网。但是近几十年青龙江逐渐淤积,大船进不来,港口也就逐渐荒废了,只在入海口附近有些小型船只停靠。

    另一个崭露头角的新兴港口就是我们的上海了。“上海市”的名字此时已经有了,当然此市非彼市,正如本意,是附近乡民进行交易的一个市集,后来因为附近酿酒业发达,官府又在这里设置了一个管理酒业的“上海务”。

    最初的上海没什么起眼的,黄浦江那时还只是一条小河,称不上“江”,也没固定的名字,被按习惯称为“上海塘”或“黄埔”、“黄浦塘”。但是时也势也,随着青龙江的淤积,或许是因为河水总要找个出口,黄浦塘的水势逐渐充沛起来,有了通航的能力。位于吴淞江和黄浦塘交汇处的上海市的重要性就开始体现出来,日渐繁华,现在已经不亚于普通的镇,甚至比某些下县都要强了。

    这样的好地方,要是让魏万程知道了,肯定要过去看看的。但是今天宁海军的船带着冬至号蒙头直走,“一不小心”就已经过了吴淞口,不适合再掉头往回走,“只好”去崇明岛了。其实再往前走走,嘉定县江岸上有几个小港也不是不能停。不过嘛,崇明岛上可是有便宜的私盐可以买的,这些官兵走这一趟,就指着赚这笔外快了呢,所以欺负李涛对这附近不熟,忽悠他往崇明岛跑。

    现在的崇明岛还没后世那般庞大,但规模已经不小了,是长江口诸岛之最。如今崇明岛上尚未设县,只有一个可以追溯到唐时的崇明镇,而且已经基本脱离了官府的掌控,为海盗所占据。

    其实这也是有历史源流的。宋太宗赵光义的时候,朝廷将长江口的几个海岛作为流放犯人的地方,而且还分门别类放置,比较老实的犯人扔到东边的东沙岛,最穷凶极恶的那些就放在崇明岛,几百年下来这里自然就成了法外之地。靖康建炎之时,天下大乱,官府无暇顾及这里,崇明慢慢变成海盗巢穴也是自然的事了。

    李涛正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去这龙潭虎穴闯一闯,这时候魏万程凑了过来,怂恿他道:“崇明岛?去看看嘛,说不定有好东西呢?”

    他也没别的办法,于是只好点头同意,只是回头让水手们把枪炮准备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艘张家沙船驶到了眼前,上面过来一人,又胖又和气,一点不像穷凶极恶的海盗,倒像个商人。此人听说他们是要去岛上过夜,顿时殷勤起来,回到沙船上升帆转向开始领路。官兵们对此都习以为常,却看得李涛一愣一愣的。

    沙船在前方灵活地转来转去,将他们引往崇明镇港区。

    崇明岛是泥沙冲积而成,周边水很浅,船只难行,但其中也有几条相对深些的航道,可以行船和停泊。这也是崇明岛能成为法外之地的原因之一,官兵不是打不过这些海盗,而是难以接近这个岛,海盗们的真正武器也不是船只和刀剑,而是大量熟悉周边水文的老船工。

    挂着宋旗的两艘战船和冬至号开进港中,港内竟也未曾慌乱,官兵们一靠岸,简单跟李涛知会一声,便一哄而散了,惊得他目瞪口呆。也不知是不是他们打了招呼,港务也没来收泊位费,但也没人来引路,留一众东海人大眼瞪小眼。

    冬至号并不是今天崇明岛上唯一的访客,实际上港区放眼望去至少有三十多条大船和数不清的小船。与这么多船相应的是繁忙的港区,岸上有很多杂乱而低矮的建筑,延伸出去一大片,中间夹杂着一些小楼,道路上人流密集,喧闹声甚至传到了海上。

    港区西侧,还有一个造船厂,规模也算不小,不知道木材是哪来的。港区北边有几个大院,再往北,有不少灌木丛和草地,还有一大片农田,海边随处可见煮盐的盐工。一个小岛竟然有这么多产业,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魏万程看过一圈,眼中发亮,击掌赞叹道:“好地方啊!”

    李涛看了这幅景象也很是惊讶,但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周遭环境,还是摇头说道:“商业气氛不错,但是作为港口太差了。”

    魏万程现在也不是海上菜鸟了,自然也能判断出港口的优劣。这里水浅湍急,又地势平坦没什么挡风的地方,怎么看都不是个好港口,但是,“正因为这里不是好港,所以才能成这样的地方啊。若是好港,早就被官府占去了,哪能轮得到他们……还有我们呢?”

    他眼珠子一转,眼看就要打什么坏主意。

    李涛没好气地吐槽道:“得了,魏总督,你还是想着怎么平安渡过今晚,别被他们给剥光了扔江里吧。咱也别下去了,就在船上吃饭睡觉吧。明天我行船,要不今晚你值夜?”

    魏万程把腰间的手枪掏出来,装上了两发弹药,上了保险,然后拍着枪说道:“行,今晚我值夜!嗯……这不还没入夜呢,要不你现在先看着?机会难得,我下去探探!”

    李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人心眼可真大啊。他把冬至号的枪炮长乔达叫了过来,说道:“乔少尉,带上两个好手,领三把‘白虹’,跟着魏组长下去,看紧点。”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