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 > 归来的天才!
    “蟒烟!”龙鳞愣在原地,不经意间喊道。

    鬼蟒皇闻声,立马转过身来,惊讶地看着不远处的英俊男子,犹豫片刻,始终没有踏出一步,咬了咬下唇,淡淡回道:“原来是龙鳞魔将。”

    蛇媚要找龙鳞自然是轻而易举,此刻,她相隔数千米,躲在一块白石之后,隐蔽气息,睁开蛇目,看得清清楚楚。

    龙鳞更咽话语,更难吐出,只得随她而言:“是啊!鬼蟒皇,也饶有兴致到这赏月。”

    没有回答,鬼蟒眼中满是失落,又转身,望着明月。

    龙鳞岂会不知,这里正是他两在幻游海相会之地...

    “明日,魔大军要启程回忘却帝都。不知何时再见,鬼蟒皇若有意,下次弑杀战,可以与其他鬼皇一同到来。”龙鳞慢慢道。

    “是吗...那就恭祝各位魔将凯旋了。”鬼蟒冷冷应话。

    时间仿佛静止般,却又四周水幕喷洒中悄然而逝,龙鳞无从起,无奈道:“我便不打扰鬼蟒皇的雅兴,先告辞了。”完,他转身,踩踏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往回走去。

    蛇媚见状,连忙隐去身影。

    鬼蟒皇,依旧没有回头,冷漠神色掩盖下,只有明月映照出那张被泪水沾湿的脸庞...

    ...清晨,士兵们精神奕奕,魔的恢复力比一般修士,强悍太多。

    虎猛下令,魔大军整齐划一,开始迈向鬼雾城外的传送阵!鼠依和鬼超交谈片刻,互相提防。

    最后,几位鬼灵皇恭敬有加,魂梦萦看了看他们,率领魔大军,慢慢离开幻游海...魔、鬼灵弑杀战人间的攻占权,鼠依按照她的意思,交给了鬼灵。

    “神藏出世一定不简单,偏偏在这个时间离开,错失良机,难道冥冥中自有定数?”魂梦萦不禁想到,脸上露出不悦...

    ...武王城,在晚会结束的第五,迎来大赛正式开幕!自然,没人知晓幻游海此刻正爆发大战。

    喧哗热闹的武王城,所有大势力、世家都关切的武王战要开幕,短短五的沉淀,有些大世家的子弟承受不住压力,黯然退去。

    在那气势恢宏的武王殿,大门敞开,殿堂的屋顶都借由大阵转移到其中一个空间。

    大殿中央抬头就可见,身处其中可以清晰感受到阵法的强横,简单易破的空间显得坚固牢实。不可思议的气息弥漫周围。

    偌大的殿堂存在许多的空间,方便各个世家的家主、长辈观看审视之用,不同于七门大赛,无名之辈不会出现在此。激烈的战斗影响之大,自然不言而喻,决出“武王”的战斗,正是这座城存在的意义。

    早早地,各个世家、势力的少主、公子、姐各居一方,气定神闲,静静等待,即将到来的才!

    萧谷宇独身坐在斗破海的位置,淡定自若,气息毫不外露,静静等待武王战开始。前面的比赛本来不必出现,白姓老者要求他代表斗破海出面。

    他斜目看了看武魂湾的空缺,并未出声。很多人留意到他的动作,暗暗猜测,他真正想对上的是生魂。

    根据武王战的规则,一对一是基本,战斗开始后,武王殿的独立的空间会将同组、对敌的两人送到另一处空间,里面的战斗如何激烈,都不会影响外面的空间,而且上空的空间壁垒还能反射出其中的详情。

    其中,各个空间,环境并非相同固定。

    时而鬼灵的地,死亡鬼镜;时而魔的空间,魔神暗泽;亦或是远古的异数危险之地。在其中,千奇百怪的情况屡见不鲜,但之中绝对不会发生的一件事就是死亡,这才是大阵衍生空间最奇妙的一点。

    任何大世家的少主,都有一定地位,自然不愿以性命为赌注!虽每个都是人中龙凤,之骄子,但赋之差,境界之差,依然是强弱的区别。这类决定地位高低的战斗,所有人自会拼尽全力。

    高阶圣器、高阶功法、灵守极为常见。武王战自然不同于七门战,除了能使用圣器,派灵守出击,甚至服用圣药也相对常见。

    何北依、丁无缺他们在南宫家的贵客处!七门优秀的真传弟子允许观摩盛大的武王战,并要从战斗中感悟、领略,得到自己的见解。

    所有人一言不发,在等的就是在外游历的才,只要是年轻一代,境界高于战王的修士都可以参与。而“年轻一代”的条件,已经排除了很多人,毕竟,真正的才,才可在年轻之龄到达战王境这样高的境界。

    每次武王战都会出现异类的才,不属于任何大势力、门派,却习得极高本领。连远古功法、圣器出现也算不得罕见。

    而这次不同,十大魂魄的出现确实前所未有,此次武王战,很多家族长辈家主都来了,目的就是看看十大魂魄的绝命魄、阳炎魂双双神威。

    等待异数才的目的,自然是希望遇到潜力巨大,难能可贵的人才,有机会招揽,纳为己用;不成,作为朋友也校毕竟才永远不嫌多,领悟永远不嫌高。

    “哥哥,你七门上代才的真传弟子会来多少?”龙梦声问道。

    “我记得,曾华师兄身在南边,但据他有打算要参加武王战;至于北依他们,周玉岚师姐应该会到,自从数年前她离开后,就有不少传言,境界突飞猛进还要胜过极星门的邹子俊师兄。”龙武回道。

    丁佳艺听到,也插嘴道:“我也听了,柳侨嘉师姐要来,现在好烦啊。”

    “为什么?柳师姐那么美,上代号称最妩媚的!”龙梦好奇问道。

    “她会抢走哥哥。”丁佳艺嘟起嘴。

    听她着,龙梦看向龙武,叹气:“唉!丁大哥就好了,四海皆有美人爱。我哥粗枝大叶,有嫂嫂就不错了。”龙武在一旁,一口血差点喷出来,好气骂道:“你,要气死我,这些年都白疼你了。”

    何北依温婉笑了笑:“这点梦倒不用担心,你们不知道的时候,龙武该出手时绝不留的。”此话得龙武满脸尴尬,冷哼一声,便不理会她们。

    感受到独特气息,丁无缺正色道:“来了!”

    空中,一个身姿曼妙的妖艳女子率先缓缓落下,明目皓齿,淡扫峨眉,容颜姣好,美丽动人,比起丁佳艺也不差。

    之后,相继数人也降了下来。

    “劳烦各位公子,大姐等我们这些游历乱闯的弟子,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妖艳女子开口笑道。大方得体之举,温和勾人心魂的甜笑,让很多大家少爷眼前一亮,起身准备结交。

    连不少大姐都觉得其礼仪风貌堪称完美,纷纷上前...

    “真是念谁谁到,柳侨嘉师姐来了。”丁佳艺不悦低估着。

    其余几人没有多什么,同样礼貌问候,一同走向贵客的位置。

    “不止柳师姐,还有神风门的唐星飞师兄,极星门的邹子俊师兄,还有飞龙门的曾华师兄,玉衡门周玉岚师姐,上代的七门才几乎都到了。”丁无缺面带喜色。

    刚刚完,柳侨嘉就注意到他,立刻眨了眨眼,露出迷饶笑容,不紧不慢应对两位大家姐后。缓缓走来,轻笑不语。看得很多少主、公子对丁无缺都是牙痒痒的。

    “古剑门的古紫凌师姐和苍门的龚泉师兄看来不会来了,毕竟古剑门四年前有重大嫌疑,苍门现在更艰难万分。”龙武声严肃道。

    “不过,七门上代真传弟子最先到真是出乎意料。接下来,不知还有哪些才来。”何北依轻盈笑道。

    突然,一道身影看见何北依,精气一振,大步走来,简单施了一礼,笑着问候:“北依师妹,好久不见!貌美更甚,笑颜还是温和无双。”

    丁无缺愣了愣,听着龙梦和丁佳艺声嘀咕:“你看啊,我前一阵子了,很多世家子嗣、公子都上门向北依姐姐提过亲,都被婉拒,还不信!现在,看到曾师兄的反应,知道了?”丁佳艺点头。

    “曾师兄才是,依旧秀骨清像,卓尔不凡。”何北依简单回答,模样自然温和,并无变化。

    不远处,周玉岚同样留意到几人,便走了过来,见何北依面带喜色,拉起她的手来,一同坐下,欣喜聊着。而龙梦也毫不避讳地起何西的事,引起周玉岚声轻笑。

    丁佳艺则一直抓着丁无缺衣袖,害怕地盯着柳侨嘉。她面带娇媚,笑了笑,张开晶莹红唇,轻柔道:“佳艺师妹,无缺师弟,近来可好,还记得师姐我?”

    丁无缺恭敬有礼、淡然自若地回道:“无缺,无时无刻不挂念师姐,盼望师姐大成归来。”

    闻言,柳侨嘉一展倾城之笑,久久不语,眼中带着魅惑,直勾勾盯着他,“那,无缺师弟到底是挂念我...”

    “嘣!”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中断了柳侨嘉的声音,一道身影“轰”地坠落而下,引起了轩然大波,些许烟尘飘起,让各大家的少主、公子都不禁看向中间...

    自然,此刻,身处幻游海的光崖正和妖魔厮杀。殊不知还有一场惊大战即将拉开序幕。生大氮绝命魄的故事!

    萧谷宇,一直留意着众饶一举一动,他从不轻视任何一个人,也无人敢看轻他。正是这份沉稳和谦虚,让他早早达到了众人望尘莫及的心境。

    借由无限领悟,他随时都在进步,甚至战王境也未能缓下他突破的步伐!不光如此,他身为锻造师,日益精进,更达到了同辈饶巅峰,若非本身境界限制,早已迈入更高领域。

    “生魂,陈光崖...武王不战,便在神藏等你!”萧谷宇神色如常,暗暗想着。突如其来的落地巨响,他同样随之看去...“怎么回事!”一个世家的少主惊道。

    “刚才,有一道身影坠落下来。”另一位大家姐解释。

    在场大家族姐,都望向被砸出大洞的殿堂地面,这可是战王境抬手踏足都难震裂的武王殿,居然因为一个人坠落被砸开。

    只见一个穿着随意,神态懒散的男子缓缓起身,一边抚背按腰,一边骂道:“畜生,敢把我从千、万丈高处丢下,要不是金丝蚕卫甲结实,我这张英俊的脸就摔没了...哎呦,疼死我了!”途中,又揉了揉摔伤处。

    自然,所有人面对这个痞子般的少年,都无言以对。

    “罗皓!”南宫尺认出他,震惊之余,弹身而起。

    不少见多识广的少主仔细看了看,才惊醒。

    “南宫兄,你的,可是十一年前惊世的锻造才,赢运斤成风之称的罗皓。”龙武瞪眼看着不远处的男子。南宫尺缓缓点头。

    罗皓一边走出地上的大坑,一边接连不断骂着。

    只见萧谷宇起身,眨眼便来到罗皓身旁,神色镇定看着他:“罗兄,当日一别,近来可好。”

    “萧谷宇!你也来了!”罗皓兴奋大呼出声。

    “没错。对了,罗兄为何直接落地?”

    “你在就好了,事而已。话这次武王战中,获得前三的人,都可以得到一把打落的神兵,那可是锻造的稀材,我是为这个来的!”罗皓滔滔不绝道。

    “原来如此!”萧谷宇淡笑了笑,点头。

    顿时,四周大家姐出神望着!英俊冷酷的绝命魄居然,笑了!

    “真得到了,锻造出皇级上级圣器都简单,不,就算帝级圣器,也有机会!”罗皓同样眨眼到了他面前,呶呶不休。

    萧谷宇仔细听着,明白他的意思。

    “这!”很多世家的少主都没看清罗皓的身法。不到不死境,绝不可能瞬移,而他们同样是战王境强者,都未捕捉到他残影的一角,可见其手段之高明,修炼的功法之惟妙!

    欧阳德心中暗道:“不止如此,他似乎与绝命魄十分交好。”

    上官超动目光犀利,盯住罗皓,刚才的动作出于一门功法,一旦练成,速度在战王境几乎无敌,而且他本身还是锻造师,圣器对他来,更是了如指掌。

    “也难怪,白老有我想要的东西。”萧谷宇淡淡接道。

    “唉,怪了?怎么不见炎焰姑娘。”罗皓怪异道。

    “呵呵,她有新的感悟,没来罢了。”萧谷宇点头解释。顿时,其他公子才释然,原来她在修炼!

    “哦呵呵,我还以为她和你相伴不离呢!”罗皓话一出,不少大家公子便没了念想。可谓前一刻堂,后一时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