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三国龙图 > 第八十九章 烤羊的小童
    这座天下第一城,各个势力的人手纵横交错,虽然摄于大军所在,明面上可能不活跃,但暗中绝对有。

    出云山以及九宫司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似乎是情理之中,也似乎是情理之外。

    但总得来说,还是李季的工作做出了问题。

    “查清楚!想将手伸到我们这儿的人,统统都给我砍了!”刘云寒声说道。

    九宫司本来就是一把刀,有人想要探查这一把刀的底细,那可不行。

    李季圆滚滚的身形一震,立即颔首领命。

    ……

    长安,三日后。

    刘云并没有等到来自洛阳的诏书,倒是迎来了盖勋与王治的大军。

    这一支刘云的根基大军,依旧没有进长安城,而是屯驻在了长安城外上林苑。

    那里曾经是武帝的行宫所在,但如今也就是比一片废墟稍微好一点。

    屯驻军马倒是没有问题,毕竟还没有被王莽这个孙子给拆光。

    刘云觉得把刘彻这个坑货的地方给占了,用来驻军,他应该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放鸽子的王八蛋,刘云没刻个大碑大骂一通埋在地上就算是很仁慈了。

    汉武帝国的大军,有很大一部分精锐就是从这上林苑中走出去的。

    他们打出了真正的汉家雄风,这里就包括大名鼎鼎的大将军卫青、霍去病。

    上林苑背靠秦岭,有八水穿流,用来驻军,是一片绝对的风水宝地。

    长安,在潼关、华阴一带的三方混战结束之后,必将会是刘云的又一中心所在。

    上林苑与长安城将互为犄角,增强防御。

    再加上易守难攻的地势,一般人想要攻下来,应该没有那么的容易。

    上林苑山中,一处阁楼里,刘云又烤上了羊腿。

    以前,他其实并不喜欢吃羊肉,但自打学会了骑马,他的身上就总带着一股膻味。

    烟熏火燎中,王治和盖勋活像两个王八,很没有形象的左右一躺,怀中各抱着一坛酒。

    而刘云这位主公,很像个打杂的小厮,正在认真的服饰着两位大爷。

    “我给你们准备的接风酒,你们给我提这么个条件,你们可真敢提,你们就不怕我秋后算账?”

    刘云翻烤着羊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烤羊腿,并非是他自愿的,而是盖勋与王治这两个老小子提出来的。

    因为刘云开了个口,想让他们这两位打下了参狼羌,还带来了一万余参狼羌族大军的功勋之臣自个儿提要求。

    然后这两个老小子就让刘云给他们烤羊腿!

    这条件,说大不大,说小还真不小,毕竟刘云是主公。

    “主公,这可不能赖我们以下犯上,这是你开了金口,让我们提的。而且,实在是我与盖将军都特变惦念主公你烤的羊腿,参狼羌那苦寒之地,吃一口主公所烤的羊腿,再喝一口这烈酒,可真成了我与盖将军的心中所念,每日必回味三回。”王治慵懒的身子动了一下,叫屈道。

    刘云笑道,“你别说,我就喜欢这么会说话的你!”

    盖勋倒是不为所动的问道:“听闻,主公派遣姜正去了潼关?”

    刘云点了下头,用蒲扇将沾到了肉上的灰烬,轻轻扇了下去。

    “董卓已死,盖老有何感想?”刘云瞥了一眼盖勋,问道。

    盖勋的目光中忽然露出一丝怅然若失来,他抱着酒坛,摇了摇头说道:“我实在是看错了这天下!可真是人心不古。”

    “人心是最凶残的战场,以前我对你说过的话,我觉得马上就要应验了。”刘云笑着说道。

    就在不久的以前,盖勋曾天真的以为,除掉董卓,这个天下就海晏河清了。

    但现在呢?董卓已经死了,都彻底的凉透了。

    但关东那些太守、州牧组成的讨董联盟军,却依旧在持兵观望。

    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观望什么,但他们倒是挺安心这么干。

    反正几乎每隔几日的功夫,就会挂掉一个太守,或许其他的地方大佬,然后那个地方就归其他人了。

    即便,关东那些诸侯已经被诏进京了,可该打的仗,他们好像依旧在打。

    盖勋叹了口气,他不愿意相信,但也不得不相信。

    “民间如今都已经在传了,这沿途而来遇见的百姓,所知道的消息,比我们还要多。”盖勋怅然说着,忽然看向了刘云,顿了一下,问道,“不知主公作何打算?拿下潼关之后,依旧挥师东进?”

    刘云摇了摇头,说道:“这汉室我是想扶一把的,但你们也看到了,并非是我想做个奸贼,而是那些士族觉得我们应该就是奸贼。朝廷的意思,并非是陛下的意思,曾经有董卓,如今有王允,又有这天下诸豪杰,我们想名正言顺,恐怕比走蜀道还要艰难。”

    王治猛的翻身坐了下来,挥舞了一下手臂,嚷嚷道:“主公,大军踏过去便是!那些嘴上很难说的,砍了便是!那些心怀鬼胎的,也一并砍了!”

    “你这个憨货,如果世事都如你所说的这般,我觉得盖将军就不会在这里唉声叹气了。”刘云说道。

    盖勋一愣,话题忽然间就扯到他的身上了,让他有些无奈。

    “主公,我可没有唉声叹气,只是这酒有些醉人。朝廷视主公为贼,那末将自然便是贼,中原暂不可取,但巴蜀可夺。”盖勋说道。

    刘云将羊腿翻了个身,笑说道:“那看来,还真巧,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不过,潼关还是要取的,不只是潼关,函谷关也要在我们的手中,马腾已经答应了。曾经做过无数次中原梦的他,这一次会像一根楔子一般插在京畿的门户上。”

    “啊?马腾!主公,你答应了马腾?让他去,恐怕不太好吧。”王治震惊的叫道。

    王治的担忧,刘云反反复复的想过无数次,他若手握了兵权,到时据函谷关而反水,那必将是一个很糟糕的局面,这也是最坏的结果。

    但刘云觉得这个结果,他还能承受的起。

    只要不是这一个,那剩下的可能,不管怎么样,对于刘云而言,都是好的。

    “我倒是觉得马腾不会对我们倒戈相向,在朝廷的眼中,我们和他是一样的,都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贼,这是根本所在!”刘云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