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世嘤名 > 第五十三章 哪呢哪呢
    “啊哈!这个交给我!”周正眼睛一亮,哈哈笑了起来:“三四米大的巨犬都死了,两米多点的小猫也敢往外跑?”

    说着,周正拎着匕首便冲了上去,奔跑起来的一瞬,身体暴瘦下来。

    “嗷…咪嗷呜!”

    擦擦擦…

    一阵诡异的摩擦声响起,周正闷哼一声,被一爪子拍了回来。

    “卧槽,这是个什么玩意?!”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周正从地面上爬起身:“我刚才好像被挠了一顿?”

    “你特么就是被挠了一顿。”胡撼山咧嘴一笑:“不过我也是纳闷了,这些动物怎么一个个不怕死似的冲出来?”

    “因为如果运气好的话,它们能叼走一个人来当做食物,相比而言,被打两枪算不得什么大伤,这是丛林法则,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值得他们用命来赌一把。”李风帆说道:“而且对他们来讲,我们是领地的入侵者,尤其是猫科动物,领地意识很强。”

    啪!

    一声枪响,那大猫顿时惨叫出声,姜山拎着长枪冲了上去,一枪捅在了那大猫的嘴里。

    噗嗤…

    大猫倒在了地上。

    “这就结束了?”周正张了张嘴。

    “我…我刚刚射瞎了它的眼睛。”姜山说着,拎起那大猫的脑袋,猫的两只眼睛已经被枪打瞎了。

    “哇…山哥你真可怕…”周正看着那大猫的尸体咂咂嘴。

    “这就是丛林法则。”贾南辰笑道:“认识到了么?我们刚刚进到林中才不过二十分钟,然而连几百米的范围都没拓出来,并且这期间还接二连三的受到异兽的袭击。”

    说着,贾南辰招了招手,队伍里走出十几个拎着大桶的士兵,将桶中的液体洒在周围的树根下。

    “这些都是c级异兽的排泄物。”迎着几人不解的目光,贾南辰解释道:“这样周围就不会再有野猫野狗跑出来了。”

    “那我们不就没啥做的了?”周正问道。

    “拓荒的目的不在于杀多少的异兽,那是佣兵的做法。”贾南辰摇摇头:“我们的目的是尽可能的减少异兽们的活动领地,争取将温春市周边森林地带清空,避免再次受到兽潮的袭击,这样我们政府才能安心将温春市整改回来。”

    “而且,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队伍的后方不会被异兽拦截,能安心的继续深入拓荒。”贾南辰说道。

    几名拓荒士兵将几头异兽开了瓢,从异兽脑袋里掏出了几颗晶核。

    一共四颗颜色各异的小型晶核,除了第一只巨犬的晶核略大一些,其他三个晶核看起来不过花生米大小。

    “这么一颗晶核,其中蕴含的能量可以媲美一个小手榴弹。”贾南辰笑道:“不过没办法引爆就是了,这东西不能直接食用,否则人会炸掉,但是可以研碎成粉,是觉醒药剂和进化药剂的重要成分之一,当然,这能量也能作为一些动力源来使用。”

    “科学家们喜欢将其称为晶核,而一些神学家们和道士更喜欢叫它做妖丹。各地都有各地的叫法,不过简而言之,这东西很值钱就是了,这四枚晶核,市场价都在五千元左右,黑市上则是能卖到小八千。”

    “四枚晶核都是你们猎杀的,分配权在你们手上,行了,这些都回去再说,现在,继续深入!”

    姜山目光看向贾南辰手上的晶核,心里一阵思索。

    晶核既然能作为觉醒药剂和进化药剂的成分,那就证明这东西的能量是可以被人体吸收的吧?

    贾南辰说直接食用人会炸掉,是怎么个炸法?

    如果单纯的只是血管爆裂或者筋脉炸裂,那我的超快速再生能不能顶得住?

    我能不能直接吸收里面的能量?

    想了想,姜山还是将疑惑暂时按在了肚子里,继续跟着队伍向着林中深入。

    李风帆说的没错,林中的危险程度还在众人预料之上,队伍不过刚刚深入一公里的范围,便已经收到过七八次的异兽袭击了,其中有一次还是一条脑袋呈三角形的巨蟒。

    不过几次袭击并没有给队伍带来什么损失,那头巨蟒也被姜山枪捅穿了喉咙。

    “我发现山哥你格外的喜欢捅喉咙啊…”周正好奇的看着姜山枪尖上挑着的蟒蛇脑袋。

    姜山面色平静:“不…不管是什么生物,嘴里一定是软的,这就是弱点。”

    周正咧咧嘴,猥琐一小:“你这让我想起一句话。”

    “什…什么?”姜山问道。

    “不管是什么女人,那里一定是暖的,这就是…”

    话音未落,姜山便一手掐在了周正脸上,在周正惨叫声中缓缓开口:“我也想起一句话:不管是什么贱人,下场一定是惨的,这就是报应。”

    开玩笑,花不语还在身边站着呢,老子岂能让你在这胡咧咧?

    伴随着周正的惨叫声,队伍再次开始行进。

    一下午的时间,队伍总共行进了五公里的范围,猎杀e级异兽二十多头。

    “一个d级异兽也没看到啊…”胡撼山有些遗憾道:“反倒是山哥赚了个盆满钵满。”

    胡撼山说的没错,这一下午的时间,有一大半的异兽都是姜山单独猎杀的,并且行进的路上,姜山一路也采摘了不少的药草。

    噗的一声从地上拔起了一个红薯似的东西,姜山眼睛一亮,扭头看向周正:“两…两千块钱低价卖给你,要不?”

    “野生何首乌,看…看年份有七八年了。”姜山咧咧嘴:“可以黑发,补肾。”

    “我买了!”周正赶忙将何首乌收了起来。

    “咳咳…”不远处陈大海凑了过来,扭头看了看周正怀里的何首乌:“姜啊…那啥…我有一个朋友…”

    “……”姜山:“想…想买何首乌?”

    “嗯…”陈大海脸色一囧。

    随着陈大海的动作,周围一群佣兵们或多或少都不经意的靠了过来…

    “我教你们何首乌的辨别方法吧。”说着,姜山详细的将何首乌的样子描述了一遍,众人顿时恍然,四散开来,遍地的寻找着何首乌。

    别说,这么一下,众人还真找到了不少的野生何首乌。

    “这就是大自然的馈赠啊…”李风帆有些感慨:“想想你们拓荒这么多年,错过了多少的好东西啊…”

    “这…这是淫羊藿,壮阳。”姜山指了指李风帆脚下的一颗野草似的东西。

    “哪呢哪呢?”李风帆赶忙低头。

    陈大海:“……”

    所以你刚才跟我们在这感慨你麻痹呢?

    </br>

    </br>